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乐闻天下 > 余音缭绕台湾岛 ——中央民族乐团2015年台湾巡演侧记

余音缭绕台湾岛 ——中央民族乐团2015年台湾巡演侧记

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黎宏河发表时间:2015-01-27 22:17:05
  有一种语言,叫国乐;有一种力量,叫国乐……12天,7场演出,从台北到新竹,从台中到台南,中央民族乐团百余人的大规模演出队伍,于2015年1月12日至23日,携大型民族乐剧《印象·国乐》、民族管弦乐音乐会《泱泱国风》,在冬日的暖阳中,给宝岛带来一股民乐旋风。
  台湾当地媒体和观众表示,中央民族乐团的到来,让他们感受了强烈的艺术震撼力,以及真正的国际最高水平和富有创新意识的民乐表演。
1月13日,《泱泱国风》(指挥:陈燮阳)在台北国父纪念馆演出。
1月15日至17日,《印象·国乐》(指挥:何建国)在台北“国家戏剧院”连演3场。

  两部原创大作展现国家水准
  
  空旷的舞台之上,滋润浑厚、行云流水般的画卷徐徐展开,氤氲之气扑面而来。舞台左侧,一袭白衫、手握二胡的乐队首席唐峰缓缓登台,深情鞠躬致意,“这个舞台,很少有机会让我们演奏者说话……”
  1月15日至17日的台北“国家戏剧院”,《印象·国乐》不仅让演奏家说话,而且让他们走到观众的身边。亦音乐会,亦舞台戏剧,亦行为艺术,亦国乐讲堂,与众不同、饱含创新的《印象·国乐》大幕一开,便惊艳全场。一连三场,场场爆满。每场掌声超过40次,场场都有观众感动落泪。大家在惊呼,国乐也可以“像大片一样唯美”!
  台湾著名作家刘墉感言:“富裕变得更有能力使文化精致,富裕变得更有空间让支流进入主流。许多没落和失传的,被注入新活力和创意,气势磅礴、灿然大观。昨晚全家在台北欣赏了王潮歌编导、中央民族乐团演出的《印象·国乐》,听到许多敦煌壁画上的乐器发出动人的旋律。演出结尾,满场观众起立鼓掌,很多人擦眼泪。感动、感慨!包括我!”
  面对“台下观众在感动、台上演员也在落泪”的激动时刻,王潮歌在谢幕时说:“国乐从敦煌壁画、大漠风沙中走来,一直走了1000多年。我们从祖国大陆的北京、兰州、上海、杭州……一路走来,穿越海峡,从那一边走到了这一边。我们脸对着脸,心对着心,中国人很棒,我们的国乐很棒!”
  从北京到台北,飞机飞行的时间是3个多小时,而从北京的舞台走到台北的剧场,中央民族乐团精心准备了两年。
  两年前的2013年1月,中央民族乐团以两岸文化交流为主的试验性演出之旅,曾到访台中、高雄、嘉义等地。“那时,我们就开始策划台北巡演。”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说,“为了展示国家艺术院团精湛的艺术水准和良好的精神风貌,这一次,我们带来了最有代表性的节目。无论《印象·国乐》,还是《泱泱国风》,都体现了大陆国乐创作、演出的最高水平,是具有导向性、示范性和代表性的优秀剧目。”
  据了解,《印象·国乐》是中央民族乐团倾6年心血筹划、3年时间磨炼,携手著名导演王潮歌共同打造的鸿篇巨制。与传统音乐会由七八首曲目组成不同,《印象·国乐》突破常规,整场音乐会只有两个主旋律,通过不同的乐器、不同的演奏家去演绎、去发展。该剧自2013年8月首演以来,已在国内20多个城市巡演50多场。此次来台,则是该剧首次走出大陆。
  早先一天登上拥有2500人坐席的台北国父纪念馆的《泱泱国风》,创作思路源于《诗经》的“风、雅、颂”,首创于2009年,是近年来中央民族乐团弘扬传承优秀民族音乐,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创作推出的经典音乐会品牌,也是该团在各地采风学习后的成果展示,尽撷各地民族音乐之精华。如今,该剧每年在全国各地演出七八十场。在著名指挥家陈燮阳的指挥下,《泱泱国风》以传统民族管弦音乐会的形式展示了祖国各地的优秀民族音乐和中央民族乐团在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中的显著成果。
  正因如此,中央民族乐团的此次台湾之行,在岛内备受瞩目。台湾文化艺术界尤其是国乐界人士几乎倾巢出动。每场必到的台湾“骨灰级”音乐发烧友陈绍箕告诉记者:“即使是往日少有露面的大佬们,这一次也陆续出现在各个剧场。中央民族乐团的7场演出,更像是台湾文化艺术界的盛会。”
  很多台湾国乐界人士表示,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出不仅成全了台湾国乐界的聚会,而且以生动的示范回答了过去困扰台湾国乐界的课题:国乐究竟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国乐应该如何为人民大众服务?
  
  超强艺术阵容尽显大团风采
1月18日,中央民族乐团与新竹青年国乐团在新竹同台演出(指挥:刘沙)。
《印象·国乐》演出结束后,中央民族乐团艺术家为观众签名。

  王次恒、吴玉霞、唐峰、赵聪、冯晓泉、曾格格、冯满天、魏育茹、朱剑平、吴琳、金玥、吴学伟、陈莎莎、丁晓逵、缪青、路宁、段超、刘蓓、于源春、王展展、田维扬等一大批老中青三代演奏家出场时,台下总是掌声与呐喊声一片。
  大幕之后,舞美人员连连感叹:到哪里,都是主场!
  席强告诉记者,过去乐团的独奏演员很少,但经过近几年的体制改革和推陈出新,乐团已涌现出一大批青年演奏家。“目前,乐团里40%的演奏员可以担任独奏演员任务,这在海内外的民族乐团中是不多见的,这是乐团在培养艺术人才机制中产生的活力。”
  不拘一格的用人制度,人尽其才的培养理念,在此次赴台巡演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1月13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演出的《泱泱国风》中,箜篌与乐队合奏的《空谷幽兰》成为当晚的亮点之一。箜篌,这一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老乐器,在演奏家吴琳的指尖下,像一株静静盛开在山谷中的兰花,悠久且芬芳。不过,令一些业界观众感慨的是“乐团的大胆创新”:敢把任何一件乐器从乐队中推到前台。
  他们或许不知道,近年来乐团分别举办了笛子演奏家王次恒《南山截竹恒北斗》独奏音乐会,琵琶演奏家吴玉霞《玉鸣东方》独奏音乐会,琵琶演奏家赵聪《指上天下》独奏音乐会,笛子唢呐演奏家冯晓泉、曾格格《泉释风格》独奏音乐会,箜篌演奏家吴琳《空谷幽兰》独奏音乐会,作曲家王丹红《弦上狂想》作品音乐会。
  “无论是哪种乐器、哪个声部、哪个演奏家、哪个作曲家,只要有能力,乐团都会倾力培养,给他们锻炼实践的机会。”席强说,乐团在培养人才的机制上,不是论资排辈,而是根据每个演奏员的才华量身定做音乐会。
  正是这些不同寻常的举措,造就了中央民族乐团如今的豪华艺术家队伍。
  此次赴台巡演的艺术家中,驻团指挥家何建国在2014年执棒了乐团委约创作的70多部作品中的60多部,是中国民族音乐的优秀指挥;生于1978年的指挥家刘沙被誉为中国新生代民族音乐指挥的优秀代表……
  28岁即担任乐团首席的胡琴演奏家唐峰,更是该团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典型代表。该团乐队中,“60后”“70后”演奏员如赵聪、冯晓泉、曾格格等,业已成名;“80后”演奏员所占比例超过40%,大部分已成长为乐队声部首席和业务骨干。
  青年作曲家姜莹尽管未随团赴台,但她是巡演阵容中最耀眼的幕后英雄:《印象·国乐》的总作曲、《泱泱国风》压轴之作——《丝绸之路》的作曲。《印象·国乐》里似电影大片般震撼的主题曲,被海内外华人乐团竞相演奏的民族管弦乐曲《丝绸之路》,让其大名响彻宝岛。1月19日,在与台中市大雅国小的互动交流中,该校小学生国乐团告诉前来交流的艺术家:《丝绸之路》是他们平时排练的重要曲目。那一天,他们为中央民族乐团各声部首席表演了《丝绸之路》。交流中,他们说心中最期待见到的艺术家便是作曲家姜莹。
  
  以商演形式开展两岸文化交流
  
  1月13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演出《泱泱国风》;1月15日至17日,在台北“国家戏剧院”连演3场《印象·国乐》;1月18日、20日、22日分别在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台中市中兴堂、台南市文化艺术中心演出《泱泱国风》,7场演出,全部是市场化运作。
  “有别于以往的两岸文化交流,我们此次全部是以商业演出的形式开展的。”席强说,市场化运作对节目的品质要求最高,但更容易让观众主动接纳,也可以让优秀的民族音乐直达人的心灵。
  为了吸引主流人群和高端观众,此次7场演出均选择了台北、新竹、台中、台南的主流演出场所。而为了配合市场营销,2014年12月16日,中央民族乐团在台北召开新闻发布会,席强、王潮歌与数名演奏家提前一个月为巡演进行专题访谈和宣传、为营销造势。
  功夫不负有心人。据演出代理、台湾威景国际文化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冯志美介绍,开票不久,大部分场次的门票即销售一空。巡演开始前一周,全部门票售罄,这在台湾的演出市场并不多见。
  据记者了解,此次巡演的门票价格并不便宜。以《印象·国乐》在台北“国家戏剧院”的票价为例,门票共6档,分别是新台币500元、800元、1200元、1600元、2500元和3500元,整体票价在戏剧院的所有演出中算中等偏上,而在国乐演出市场中属于最高票价。
  “横跨大半个台湾来看你!”在1月15日《印象·国乐》的首场演出现场,记者遇到了大量从台中、嘉义、台南和高雄来的观众。新竹市青年国乐团的50多位演员更是集体包车前来观看。
  从未看过国乐的观众走进了现场。“听朋友推荐,试着来听听。买了12张2500元(新台币)的票。”台湾全球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鼎盛营业处业务经理甘允珍说,“第一次看,我和朋友们都很感动。它让我重新感受了历史的悠久和文化的厚重。《印象·国乐》的表演形式很特别,我非常喜欢那个介绍敦煌乐器的演出部分。”
  30多岁的台北市民王信中并不是音乐迷,却在2014年12月16日新闻发布会的次日购买了两场《印象·国乐》的门票。“之前看过很多关于中央民族乐团的介绍,得知这是大陆最优秀的乐团。我看过《歌剧魅影》,看过太阳马戏团的演出,觉得《印象·国乐》完全可以与它们媲美。”王信中说,“我是一个不懂音乐的人,《印象·国乐》却让我感觉很棒。尽管听不懂音乐的专业水平,但民族乐器和多媒体的综合演绎让我能看得下去,并且能让我这个不懂国乐的人,下次还想来看国乐。”
  在台湾国乐团从事行政工作的苏颂惟告诉记者,没想到国乐变成音乐剧后有这么好的呈现。敦煌那段让她特别感动,觉得艺术家好像是从千年的敦煌壁画上走下来的。她说,这样的演绎方式非常容易让从没有接触过民乐的年轻人接受。
  许多台湾国乐团体和各个大专院校的教授、学生们在看过《印象·国乐》之后,皆呼意外,连连感叹“国乐也可以这样演”!私下交流时,台湾不少国乐界的同仁对中央民族乐团的艺术家半开玩笑地“怪罪”道:“你们让我们台湾国乐今后怎么演啊?”
  台南艺术大学教授汤良兴说,与几年前相比,中央民族乐团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有朝气、热情,不仅人才济济、新创剧目多,而且指挥到位。曾任台北市立国乐团、台湾省立交响乐团团长、指挥陈澄雄也不吝溢美之词:把那么多有独奏能力的优秀演奏员聚集在一个乐队,并合奏出悦耳的篇章,中央民族乐团展现得非常默契!
  
  让民乐走进宝岛进行文化帮扶
  
  展示乐团新创曲目、演绎台湾民乐作品,是此次中央民族乐团台湾巡演互动交流的一大特色。在《泱泱国风》的曲目中,琵琶与乐队演奏的《丝路飞天》是赵聪作曲并演奏的新创曲目,近年来她不仅表演,还创作了一些深受观众喜爱的琵琶曲,该作品刚刚入选国家艺术基金首批支持项目;二胡、大提琴与乐队合奏的《菊花台》由陈燮阳根据台湾歌手周杰伦的同名作品编曲,由青年演奏家段超、田维扬以中西器乐对话的形式呈现。
  源于传统并接地气的节目,得到了宝岛观众的认可。开放包容的互动交流,也受到了肯定和欢迎。1月18日,在新竹的《泱泱国风》演出现场,后排坐进了一位特殊的观众——刚刚卸任的新竹市市长许明财。这位在任期间大力推动民乐发展的平民市长对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出以及与新竹青年国乐团的配合赞不绝口,并希望中央民族乐团常来,多以这种方式推动两岸文化交流。
  当晚的演出,上半场由中央民族乐团独立演奏,刘沙执棒;下半场则由新竹青年国乐团的近40名演奏员替换部分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员,由刘沙和台湾指挥家刘江滨轮流执棒。
  要知道,新竹青年国乐团并非专业院团,而是以音乐院校学生为主的业余团体。演出结束后,刘江滨感慨地说,中央民族乐团不愧是国家民族乐团,尽管彩排时间有限,他们反应很快,配合呈现非常好。能与他们同台演出,对新竹青年国乐团来说,是非常幸运和难得的。
  事实上,除了7场商演之外,中央民族乐团开放了大部分彩排现场,供当地民乐团体和爱好者前来观摩;每场演出拿出部分门票送给当地慈善机构。在台中的正式演出之前,该团还派出了由乐队队长魏育茹带队、包括乐团首席唐峰及各声部核心骨干在内的小分队,前往台中市大雅国小,与小学生乐队进行交流,这是国乐走进台湾的大中小学进行民族音乐的普及与弘扬。
  席强说,国乐的传承离不开两岸音乐界的共同努力。作为国家艺术院团,中央民族乐团始终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责任,传承和弘扬优秀民族音乐,是“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代代相传的历史使命。
1月19日,中央民族乐团各声部首席在台中市大雅国小与小学生乐队交流。
《泱泱国风》演出结束,著名指挥家陈燮阳向观众致意。
《印象·国乐》谢幕,导演王潮歌致辞。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