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中国十七簧笙与日本笙的比较——探中国音乐的和声演变

中国十七簧笙与日本笙的比较——探中国音乐的和声演变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左继承发表时间:2014-04-15 11:41:15
  众所周知,我国的音乐具有几千年的历史,在大唐时代发展到了高峰。当时,我国音乐先后传人了日本、朝鲜等国。现在,日本雅乐依然保持着唐代燕乐的风貌。为了研究唐代音乐的和声,笔者以日本笙与正仓院的唐代笙为中心,两者之间进行了全面的比较研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现在日本笙传承的“古典合竹”(即古典和音),基本上保持了唐代笙的古老传统(参见拙稿《日本雅乐笙的合竹考》)。和声在唐代音乐中已被广泛使用,可想而知和声的形成年代会更早,究竟起于哪个时代,有待以后深人研究。
  现在我国音乐中使用的“传统和声”,是哪个时代的产物,是否是一直保持着原始的形式,在本稿中将解答其间题。
  对于古代和声的研究,最重要的研究对象是笙,因而,以我国十七簧笙为例与保持着唐代笙原貌的日本笙,两者之间进行全面的比较,另外,明代、清代、近现代的十七簧笙之间也要进行比较分析,考察从唐至今和声的演变过程。

  一、中国十七黄呈与日本笙的音位、和音比较

  1、音位
  现在,我国使用的十七簧笙,由于地区、演奏者不同,个别几支变化音管(为转调而设)的音位也略有差异。但是,其主要音的音位都是一致的。另外,同样的十七簧笙中,又分为D、E、F、A等不同调的笙。为了与日本笙比较便于明白,所以,以D调十七簧笙为例与日本笙进行比较。
  十七簧笙的音位,如谱例1所表示的那样全部十七管,一支管表示一个音。其中的第一、第六、第九、第十六、第十七的音管是变化音管,是为了转调而设的。其它的音除了材、g两音之外,全部是双数的八度音。
  日本笙是日本雅乐中用于吹奏和音的重要乐器,在日本其它传统音乐中不使用。日本笙只有一种D调笙。在古代的日本雅乐中,笙和竿曾经同时使用过,但后来竿逐渐淘汰了。
  现在,日本雅乐中使用的笙,与正仓院所藏的唐代笙相比较,两者的型制、音管数、音位排列、谱字等都完全一致,依然保持着唐代笙的原貌,可以说是活着的唐代笙。日本笙的管数为十七根。
  
  从谱例1中可以明显的看到,中国笙与日本笙的音位大部分是相同的。只有第一、第六、第十七这三个管两者的音不同。日本笙的第九、第十六两根管不发音,只是两支装饰性的管,而中国笙的这两支管,一支是馆,一支是扭。这可以充分证明中国笙的这两个音是在唐代之后装上去的。前面说过两者第十七根管的音高不同,日本笙是c、中国笙是记。从这一管上的音可以看到中国笙在唐代之后,将第十七管的c换到了第六管。而将第六管原来的枯移到了第九管(这个管原来无音),在第十七管上又加上了一个屺。第一管的音两者也不相同,一个是廿,另一个是f。从这个音可以看到中国笙很可’能是为了增加音数便于转调,而将原来第一根管的材降低了半音。通过以上两者的音位比较,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国十七簧笙,从唐至今虽然说历经一千多年的漫长岁月,但其主要音位依然保持着唐代笙的古老传统。
  2、和音
  我国十七簧笙传承的和音,全部是由纯四、纯五度的音程组成。根音至第二音为纯五度,第二音至第三音为纯四度。
  日本笙传承的“合竹”(即和音)共十组,这十组和音分别在六个不同调的乐曲中使用。从谱例2中可以明显的看到,日本笙的和音全部是由不协和的音程组成。这些和音并不是笙传到了日本之后演奏家们重新组合的,而是保持着我国唐代笙和音的古老传统。日本笙每组和音的音数大部分是由六个不同音高的音组成,每组和音下边的黑音符表示和音的主音。其中第七组、第十组的主音位置与其它组不同,第七组的主音在下边第二个音,第十组在下边第三个音。
  中国十七簧笙的和音,与日本笙的和音相比较,如谱例2所表示的那样,两者的音程组合及和音的音数都完全不同。日本笙和音的音程组合大部分是大二度、小二度、音阶式的排列。

  另外,最有特点是:a、b两个音,每组和音中都有,材一音几乎每组和音中也都有。而中国笙现在使用的和音,每组和音的音数有四个音、三个音、两个音。由此可见中国十七簧笙的和音从唐至今变化特别大。从原来的不协和音程变成了今天的协和音程,每组和音的音数也减去了三分之二。这些和音虽说减掉很多音,但依然保持着唐代笙和音的核心音。这种和音究竟在哪个时代形成的,并且被广泛使用,就其问题在下节中进行考察。

  二、中国十七簧笙的和音演变

  在文献中有关笙谱及和音的记载,到目前为止,发现最早的是明代崇祯元年(1628年)刊行的《文庙礼乐全书》。书中记载了笙图、音位、笙谱。笙谱中还标记有和声。《文庙礼乐全书》卷之四中,笙的插图有两个,一个是笙的正面图,另一个是背面图。笙图的管上标记着表示音高的工尺谱及律吕字。另外,在《吹笙法》中还详细的记述了吹奏时的运指方法。《文庙礼乐全书》中笙图上标记的谱字只有九个(即第二.三、四、五、七、八、十三、十四、十五管),第一、六、九、十、十一、十二、十六、十七这八根管上没有标记谱字。但是,根据《文庙礼乐全书》中笙谱《迎神》(明代洪武二十六年颁行的祭孔乐曲)中有关和声的记述,充分证明了第一、十、十一、十二这四支管是有音的。比如:《迎神》中,右起第二行最上边“工”的左侧记有表示和音的“一、三、七、十一”四支管,其中的第七管是b,第三管是扦。第一和第一管,笙的音位图中虽然说没有标记谱字,但证明了这两管有音,问题在于这两管是什么音。日本笙的第一管是壮,第十一管是b,中国近代笙的一管是f,第十一管也是b,因而可以证明明代笙的第十一管为b音。那么,第一管究竟是材还是f呢?从这组和音的音程关系上分析,第一管是甘而不可能是f。其理由是:假如第一管是f,那么其和音的第三音b与第四音的f之间就变成了减五度音程,这在明代笙和音中是没有的。笙图中第十、十二两管也没有记谱字。但笙谱《迎神》中的第一行“上”的旁边记有表示“上”的和音由第二、第十两管的音组成。其中的第二管是g,第十管是什么音,笙的音位图中没有标明。参照日本笙及我国近代笙,可以判断出这支管是忆,但从和音的音程上分析,这支管的音应该是d而不是耗,这支管究竟是耗还是d,我认为是忱。其理由是:因为日本笙和我国近代笙都是忆,可能笙谱中将其音位标错了。“上”的和音应该是第二、第十三管两音(有关其问题后面详述)。在笙谱第一行“尺”的左侧,注有“四、八、十二、十五”四支管,这四支管的音用来表示“尺”的和音。其中的第十五是a,第四、第八是e。
  
  第十二管是什么音,笙的音位图中也没有标明。但是,参照日本笙和我国近代笙其管的音再加上分析和音的音程关系,可以证明第十二管是a,另外,第六、九、十六、十七这四支管,无论笙图还是笙谱都没有标记谱字及管名。日本笙的第九、第十六是两支无音管,而第六管是她、十七管是c。因而,可以推测出明代笙的第九、第十六也是无音管,第六、第十七管究竟有音还是无音不太清楚。关于明代笙的音位,通过以上的比较分析,可以清楚的看到它依然保持着唐代笙的传统。下面再以笙谱《迎神》为例,分析其和音组合。
  《迎神》在前面已经提到了是明代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颁行的祭孔乐曲。其笙谱中详细的标记了谱字及和音所用的音管数。如:《迎神》中,“合”字左侧注“十二、十四”两支管,意为“合”的和音是由第十四、十二两管的音组成。第十四管是d,第十二管是a。从d至上方a构成了纯五度和音。笙谱第一行“四”的旁边记有“四、十一、八”。第四管为e表示主音,第十一管是b、第八管是e,这三个音的音程关系是下五上四度。“尺”的和音由第十二、十五、四、八这四个音组成。第十五管是主音a,第四管是其音上方纯五度的e,第十二管是e上方的a,最上边的音是第八管的e(参照谱例4)。“工”也是由四个音组成。第七管的b、三管的扦、第十一管的b、第一管的扦。“六”的和音如谱例4表示的那样由三个音组成。第十四管的d、第十二管的a、第十三管的d。
  笙谱《迎神》共用了六组和音,“尺、工、合、四、六”五组前面已经介绍过了,下面分析“上”的和音。“上”在《迎神》中用的特别多,其和音由两个音构成。笙谱中标记的是第二和第十管的音,第二管是g,而第十管是忆,明显的可以看出这两个音的音程是增四度。这样的音程组合,在其它五组和音中还没有出现,因而,对这组由增四度组合的和音抱有疑问。其一是:《迎神》中,其它和音的音程全部是纯五、纯四度,为什么唯有“上”的和音是增四度呢了并且,“上”在其乐曲中用的特别多,可见它是非常重要的和音之一;其二:难道是明代笙的音位有变,还是记写时把音位搞错了,其三:“上”的和音在明代是否就是增四度呢?对其问题首先分析一下日本笙的和音。日本笙从g上构成的和音如谱例4表示的那样其和音中没有忆,这证明了与唐代笙和音无关。另外,清代《文庙礼器乐舞图谱》(1886年)中,对于清代十七簧笙的和音也有记载。如:《和声法》中有“二和十三为仕”的记述。其文献中说明了“让”的和音是由第二、第十三管的音组成。第二管是g,第十三管是d,其两音的音程正好是纯五度。另外,今天的十七簧笙传承的这个音的和音与清代笙相同。也是第二、第十三管的g、d两音。通过清代的文献记载,以及与日本笙、近代笙和音的对照分析,充分证明了《迎神》中“上”字和音的音位记写是错误的。“上”的和音应该是由第二、第十二管的音构成,而不是第二、第十管。
  谱例4和音比较
  
  明代笙的和音如笙谱中记载的那样,全部是由纯四、纯五度组成。无论是音程关系或和音的音数与唐代笙的和音已完全不相同了。但是,从谱例中能够看出明代笙的和音仍然保持着唐代笙和音中的核心音。
  以上是十七簧笙在明代使用的和音。到了清代十七簧笙的和音又是如何组合的,清代《文庙礼器乐舞图谱》中也有详细的记述。如:其书中的《和声法》中说:
  十二和八为仅、十一和三为江、五和一为仇、三和十为亿、二和十三为让、惟伉字止
  用十三、伍字止用八……”。
  其文献中记载的和音,每组的音数只有两个音。另外,还特意说明“价、伍”均用一个音。这两个谱字的和音,在明代都是用三个音组成的,还有今天的十七簧笙的这两个音的和音,是由两个音组成的,因而,在清代为何只用一个音呢了和音即多数音合在一起之意,一个音岂能称为和音。从文中献记载的“仅、任、帆、亿、让、价、伍”这七个谱字上看,全部是工尺谱的高音部分。如以这些音为主音向上构成和音,到了“价、伍”两个音,与其相和的高音也就没有了,是否由于其缘故将“价、伍”一两谱字只说一个音呢?不过,记谱的音高与笙的和音应该说没有关系,高八度或低八度记写都可以。假如说清代十七簧笙的和音如《文庙礼器乐舞图谱》中记载的那样,是用两个音或一个音组成的话,那么,其和音的音数比明代笙又减少了。
  关于清代十七簧笙的音位,《文庙礼器乐舞图谱》中没有记载,但有使用音数的记述。
  《文庙礼器乐舞图谱》中说:
  大笙一卜七簧四管不用实亦为十三簧,小笙十七管止十三簧四管无簧。
  从文献巾的记载,可以知道清代十七簧笙有四根管无音,但究竟是哪四管并没有说明,不过参考日木笙、明代笙以及近代笙的音位,可以判断出第六、第九、第十六、第十七这四管是无音管(第九、第十六原本无音,第六、第十七两管在明代不知有音还是无音)。另外,第四、七、十四、十五这四管在和音中没有出现,与近代笙、明代笙及日本笙对照,可以知道第四管是e、第七管是b、第十四管是d、第十五管是a。这四个音是低音区的音,也是非常重要的音,但为何和音中没有出现呢?从和音的记述看,和音的高低音搭配较混乱,另一方面,一个音并非和音而称为和音,由此看来记写很可能有误,因而,和音的音数不一定准确可靠。
  今天的十七簧笙传承的和音,与明代及清代笙相比较,如谱例4表示的那样,更接近明代笙的和音。
  关于我国十七簧笙的和音,通过以上与日本笙和音的比较及文献记载,了解到了不同时代所用的和音也不相同。在唐代使用的和音是由不协和音群组成的。在明代则变成了协和音程,每组和音的音数,从原来的六个音减为四个或三个音。到了清代,从《文庙礼器乐舞图谱》中的记载,可以看到清代笙使用的和音,其音数与明代笙相比,又有所减少,不过,也不排除记写有误的可能。今天,十七簧笙传承的和音如上述,更为接近明代笙。现在,习惯称其和音为“传统和声”,这因为是从古代传下来的,所以这种叫法并没有错误。不过,这些和音并不是最古老的,而是从唐至明逐渐形成了这种和音,然后延用至今,因而,我认为称其为“明传和声”更为准确。(文/左继承  中国音乐学院鐀)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