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中国民族打击乐的丰富性及其在民俗活动中的运用

中国民族打击乐的丰富性及其在民俗活动中的运用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赵露发表时间:2014-04-11 19:48:38
  摘要:打击乐是最古老的音乐艺术之一,在中国音乐发展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打击乐器因种类繁多、音响色彩丰富、演奏形式多样而世代被广泛地运用于各类民俗活动之中,深受百姓喜爱。将中国优秀的打击乐作品运用于基础音乐教育中,对弘扬民族民间文化有着积极的作用。

  关键词:中国民族打击乐 打击乐器 演奏形式 民俗

  打击乐是最古老的音乐艺术之一,它在人类历史发展的初期就已经出现了。我国先秦典籍《尚书·益稷》中就有记载,夔曰:“於!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谐”,这不仅反映了当时打击乐器的物质材料是新石器时代磨制的石头,演奏方法有敲击石头和抚摸石头两种,而且还说明打击乐在当时的音乐活动中的作用是为装扮成各种野兽的舞蹈者击打节奏,人们戴着各种野兽的皮毛应和着音乐的节奏跳舞。
  打击乐在中国音乐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湖北省随县曾侯乙墓发掘的编钟、编磬等大型演奏旋律的打击乐器,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的器乐合奏的吹鼓乐等,对后世的器乐演奏形式以及音乐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打击乐也因乐器种类繁多、音响色彩丰富、演奏形式多样而世代被广泛地运用于各类民俗活动之中,深受百姓喜爱。
  一、中国民族打击乐器种类繁多、音响色彩丰富
  我们今天所见到的远古打击乐器,大部分经历了漫长的社会演变过程。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其中有些乐器已经失传,如陶钟、土鼓、虎纹石磬、编铙等;而有些我们现在还在使用,如大鼓、编钟、编磬、云锣、铙等。以下简要介绍几种具有代表性的打击乐器。
  钟 钟是最早出现的打击乐器之一。《吕氏春秋·古乐》谓,黄帝命“伶伦和荣授铸十二钟”。钟有明确可靠年代是新石器晚期,西安市长安区客省庄龙山文化遗址发现的一件陶钟即是一证。此钟的形状呈筒状,中空,柄实,是用陶土烧制而成的。演奏方法是手拿着敲击或把钟安放在座上敲击。
  编钟 编钟是由多个按照一定音程关系组成的套钟,在湖北曾侯乙墓出土的曾侯乙编钟总重2576公斤,由64件组成,分三层悬挂在铜木结构的钟架上,上层是纽钟三组共19件,中层和下层为甬钟,共45件。编钟下层正中悬挂楚惠王五十六年(前433年)所制铜钟,每件钟的钲部都有整套编钟中的每一个“曾侯乙乍持”五字。钟体一面的隧部和鼓部铭文为音节名;另一面各部位铭文可连读,标记着各种发音属于何律(调)的阶名及其与楚、晋、齐、周、申等国和地区各律(调)的对应关系。
  整套钟声音清脆明亮,优美悦耳,编钟的音域宽大,从大字组c到小字组f,中音区三个八度内十二个半音俱全,可构成完整的半音音阶,共可发出128个音,音质良好,发音相当准确。这套编钟是我国目前考古发掘中所见件数最多、音域最广的古代民族乐器。不仅显示了我国古代编钟音乐取得的伟大成就,而且还标志着先秦的文化、艺术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辉煌的高度。
  鼓 鼓也是最古老的打击乐器之一。在我国有关鼓的传说源远流长。最初,鼓以木制,由树干挖槽制成,这种乐器至今仍在我国的一些少数民族如苗族、佤族中沿用。《世本》所云“夷作鼓”,盖起于伊耆氏之土鼓。
  土鼓的鼓框是用陶土烧制而成,如青海民和县马厂文化遗址出土的土鼓。土鼓形状大体呈喇叭形,两端边缘上各有一个环形钮,大口外沿有12个钩型小乳钉,饰纹是齿纹状的。远古传说中的黄帝是打击乐器“夔鼓”的发明者,黄帝征伐蚩尤时命令玄女用乐神“夔”的披甲做出这种夔鼓八十面,鼓声齐奏,声震千里,蚩尤闻声丧胆。
  当时的打击乐器还有铜足鼓。铜足鼓是铜框蒙皮的打击乐器,有鼓面蒙仿鳄鱼皮的铜鼓。殷商皮革鼓已有考古实物证实今河南省安阳一代曾是殷商王畿,1935年,安阳西北岗1217号商墓中就曾发现商代木腔莽皮鼓的遗迹。此外,日本滨田耕作《泉屋清赏》中著录一件饕餮纹四足铜鼓,该鼓使用木腔鼍皮鼓仿制。
  磬 磬也是远古时期最古老的一种打击乐器。尧舜时代的乐舞已广泛使用了磬这种打击乐器。《山海经》中就曾记载“击石拊石”,石质对磬音的影响很早就被古人发现了。有关磬石产地也有记述:“泾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渭,其中多磬石”;“小华之山,……,其阴多磬石”。
  在一些出土文物中也发现了新石器时期的音乐文物,年代最早的是夏代的石磬,山西夏县东下冯遗址和山西襄汾陶寺遗址都出土有石磬。在山西五台县阳白村西墩台梁文化遗址,出土有约为龙山文化早中期的特磬。商代的石磬都是用石头加工磨制而成的,并刻有精美的饰纹和铭文,有单个的,也有成套的,商代的编磬多见三个一组,安阳殷墟曾发现一组编磬。即为三件,各磬均有铭文,分别是永启、夭余、永余。测音结果依次是小字二组降b(永启),小字三组c(夭余),小字三组降e。该编磬可走出三种音程:大二度(小字二组降b———小字三组c),小三度(小字三组c———小字三组降e),纯四度(小字二组降b———小字三组降e)。钹 钹是公元350年左右,随“天竺乐”由印度传入,北魏时期已非常流行。钹是用铜制成的,直径约30—50厘米,中间隆起部分入水泡形,每幅两片,相互拍击发声,钹的隆起部分较大,发声较浑厚。
  二、中国民族打击乐演奏形式多样
  中国打击乐是以各种不同的乐器组合及演奏形式出现的,有鼓吹乐、吹打乐、鼓词、鼓子词等多种合奏名称。如鼓吹乐是以吹管乐器和打击乐器合奏为主的合奏形式;吹打乐是以丝竹乐器、管乐与打击乐器合奏为主的合奏形式;鼓词、鼓子词等说唱艺术是器乐与文学结合的艺术形式,打击乐在其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一)鼓吹乐
  鼓吹是在汉代,源于北方少数民族地区的一种以吹管乐器和打击乐器合奏为主的乐种。鼓吹乐自汉代以来在宫廷和军旅中得到迅速的发展。西北地区民间音乐题材在这一时期逐步发展了起来,兴起了一种由打击乐器和吹奏乐器组合演奏的礼仪性音乐“鼓吹乐”。“鼓吹乐”是以打击乐器膜面鼓、鼗鼓、建鼓、铙为主与吹奏乐器排箫、横笛为主的乐器组合而成的合奏。河南邓县南朝墓出土的两块鼓吹乐画像砖,其中画面上有奏乐者四人,其中两人击鼓,另外两人吹奏的即为弯曲状的长角。“鼓吹乐”这种合奏形式主要是在宫内朝会、天子宴乐群臣、贵族出行、军中仪仗等场合使用,按照不同的仪仗用途和表演方式划分为黄门鼓吹、骑吹、短箫铙歌和横吹四种。
  明清时的鼓吹乐,是一种用锣鼓等打击乐器和吹奏乐器组合演奏的乐种类型,它源于汉魏的鼓吹乐。唐宋之前的鼓吹乐,多为官宦人家所用,宋元之后,随着传统音乐的平民化进程,鼓吹乐也逐渐冲破社会用乐的羁绊,走向民间,至明清时,这一乐种在平民阶层中普遍使用。“军中鼓吹,在隋唐以前,即大臣非恩不敢用,旧时,吾乡凡有婚丧,处宗勋,缙绅外,人家虽富无有用鼓吹于教坊太乐者……,今日则不论贵贱,一概溷用,浸淫之久,体统荡然”(顾起元《客座赘语》)。音乐民间化,通常是与音乐民俗化共存于社会音乐社会之中的,鼓吹乐进入平民阶层之后,与民众社会生活密切结合,而得以广泛流传和全面普及,凡婚嫁,丧葬,祭祀等场合都有鼓吹乐演奏于现场。
  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鼓吹乐作为中国音乐发展历程中最早完成的击奏乐器和吹奏乐器相结合的乐种,与宋元说唱音乐,以及明清以来各地形式不尽相同的鼓吹乐,对中国近代和现代鼓吹乐及中国音乐的发展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二)吹打乐
  吹打乐是丝竹乐(管弦乐)与锣鼓乐相结合的乐种类型。有代表性的是明代形成于江南的一种吹奏乐器、弦乐器与锣鼓等打击乐器组合演奏的乐种,如苏南地区的“十番鼓”和“十番锣鼓”。“十”,不是定数,而是多数的概念;“番”,表示变换翻新,故所谓“十番”就是多次不断的变换翻新。吹打乐主要用于民俗场合,每逢年结社庆,乐班便集合到民俗活动现场进行演奏,气氛热烈,盛况空前,故所奏乐曲和曲牌,多具喜庆色彩。如上海地区每逢2月20日“花朝”剪彩赏红,张灯结彩,各乐社乐班便集会“出灯”用“十番锣鼓”。
  (三)鼓子词与鼓词
  鼓子词是宋代说唱艺术的一种,用鼓伴奏歌唱而得名,使用同一词调反复演唱,并在其间加入说白以演绎传说故事的一种说唱品种。今存最早的鼓子词作品是北宋欧阳修所作《十二月鼓子词·渔家傲》和赵令时所作《元微之崔莺莺商调蝶恋花词》。表演时,一人击鼓说唱,另外几人伴唱。明清时期传统音乐的发展加快了社团化、职业化、商品化进程,城镇商品经济繁荣发展,促进了经济文化交流,出现了鼓词这种说唱类型曲种,是承袭宋元鼓子词的传统而演变下来的说唱形式,主要流行于北方。表演时演唱者自击鼓板,掌握节奏,因而得名。鼓词在清末获得了较大发展,主要是在河北山东一带。鼓词有长篇的“大书”和摘唱其中精彩部分的“段儿书”。鼓词的进一步发展便出现了大鼓形式,大鼓是鼓词与各地方言、民歌结合的基础上而产生的。如源于河北省中部农村的“西河大鼓”,伴奏的木板改为犁铧片,边鼓击节;山东大鼓,又名“梨花大鼓”、“犁铧大鼓”(梨花即“犁铧”音转,因说唱者手执两个击节的铁板似的犁铧片而得名),主要流传于山东、河北、河南;“京韵大鼓”产生于清代末年,起源于河北保定一带,是流传于京津一带的说唱艺术形式,伴奏乐器有鼓、板等打击乐器。今存清人所绘《北京民间风俗百图》中画面所绘两人说唱就是此类“大鼓”词图,所附文字解释说“此中国唱大鼓书之图也”。
  (四)乱弹剧与皮黄腔
  乱弹剧是明末清初发源于陕甘一带的戏曲题材。乱弹最早的声腔“梆子腔”,因用枣木做的“梆子”击拍而得名,又因为发源于秦地和甘肃一带,故又名“秦腔”。据李调元《雨村诗话》说:“秦腔始于陕西,以梆为板,月琴应之,亦有紧有慢。俗称梆子腔”,稍后改为“胡琴为主,月琴副之”。梆子腔的伴奏乐器以板胡、二胡为主,配以月琴、梆笛以及锣鼓等打击乐器。秦腔的打击乐有着渲染剧情气氛,烘托剧情,配合演员表演、念唱的作用。板鼓在秦腔打击乐中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有引导管乐和弦乐曲牌、配合演员的表演、掌握舞台的时速变化、刻画人物形象以及制造戏剧效果、音乐节奏等作用。
  西皮起源于湖北,是秦腔与汉调结合的产物。二黄产生于安徽,由当地的“吹腔”发展而来。之后,二黄与西皮合流,道光年间,湖北艺人王宏贵带西皮进京,建立了以二黄、西皮为主的京剧格式。
  京剧的伴奏乐器主要有大锣、小锣、铙钹、板鼓等四种打击乐器。大锣声音洪亮、强烈、豪壮;小锣声音清脆、文雅,带有诙谐的色彩;铙钹声音尖锐,两个钹的音高不一致,音响不协调,听起来刺耳;鼓的声音清脆,善于演奏跳跃性的节奏;板的音色则较弱,一般只在强拍用到它。这四种音响、音色各异的打击乐器经过配置组合,能够形成丰富多彩、极富表现力的数百个锣鼓曲牌。从乐器的配置组合、音响效果和使用范围来看,大致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由大锣、小锣、铙钹、板鼓组成,有以大锣为主体的大锣类锣鼓;第二类是由小锣、板鼓组成、小锣为主体的“小锣类锣鼓”;第三类是由铙钹、小锣、板鼓组成的“铙钹类锣鼓”。由于使用的主体乐器不同,在音响效果,表现情绪上也就不尽相同。从整体上来看,铙钹类锣鼓使用得较少,大锣类和小锣类经常用到。在具体应用中,灵活多样、复杂多变。通常情况下,表现轻松的、诙谐的喜剧场面运用小锣类锣鼓;而表现一些庄重的、激烈的、悲壮的场面则使用大锣类锣鼓。从角色的对比上来看,老生、花脸使用大锣类锣鼓;青衣、花旦使用小锣类锣鼓。从以上可以看出,打击乐在京剧的剧情发展,人物形象的刻画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
  三、中国打击乐在民俗活动中的广泛应用
  随着历史的发展,打击乐的功能也在不断拓展和变化。从历史上看,打击乐除了有宗教祭祀、用以报时的功能之外,还有以下几种功能:一是划分封建地位等级的功能,例如,西周时按照周朝的礼制,天子采用“宫悬”,即编钟、编磬等乐器分置东西南北四面;诸侯使用“轩县”,乐器分置东西北三面;卿大夫使用的乐器是天子的一半,这不仅规定了使用乐器的多少,而且还明确规定的乐器摆放位置。二是贵族特权阶层享乐的功能,如唐玄宗就是一个很有造诣的音乐家,特别偏爱和推崇打击乐器———羯鼓,促使这一种类的打击乐器演奏水平在当时空前发展。三是古时行军打仗中常用打击乐器,如鼓、锣等来发号命令、鼓舞士气。四是人民大众自娱自乐的功能,如西安鼓乐、山西民间锣鼓、陕西腰鼓、苏南吹打等各种各样的锣鼓乐器合奏。五是打击乐在戏曲音乐中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既可渲染气氛,又可预示剧情的发展,还发挥着乐队指挥的功能。
  古代民间吹打乐的用途非常普遍,凡民间婚礼、丧礼、寿礼、祭祀等各种礼仪及店铺开张、建房上梁、节日游艺等活动,均需使用吹打乐。其中婚礼、丧礼等礼仪中尤其受到民间的重视。明代传奇剧本《篮桥玉蓄记》中有一副器乐演奏插图,画面呈现出一个有六人组成的乐队,正在婚嫁现场演奏,其中两人吹唢呐,一人击拍板,一人吹弯口长尖,一人吹大号筒,一人击鼓,这是一个典型的鼓吹乐乐队。
  婚礼中,鼓乐班由男家雇请,通常于迎娶前一日请到,为男方“吹喜房”、“转喜轿”、“伴喜宴”。
  次日,新郎前往女家迎亲,鼓乐伴随喜轿一路吹打。乐手反复吹奏,俗称“催妆”。迎送宾客、宴席款待等一系列仪式中,都少不了乐声伴奏。婚礼使用鼓乐,就像婚礼场面要张灯结彩、燃放爆竹一样,都是装点喜庆,渲染气氛的必要手段。不过,鼓乐在其中的作用,并不仅限于此。由于鼓乐和婚礼中的各类礼仪密切配合,礼与乐以成了不可分割的有机组合,形成了“无乐不成礼”的习惯,可以说,婚礼之礼,即“礼乐”之礼。婚礼吹打所用的曲目,一般都是明快热烈的乐曲,艺人称这类乐曲为“喜事乐”,乐曲在风格方面要与婚礼相吻合,在具体曲目选择方面并无严格规定,大凡传统曲目、戏曲唱段、时尚小曲,只要符合风格,均可入乐。
  丧礼是人生的终结礼,也是从古至今备受人们重视的人生仪礼。就是丧事,除了“请经”之外,一般还雇请民间乐班前来吹打配合,常见的是雇请以唢呐主奏的吹鼓手班,打击乐器在其中起着强化节拍,丰富色彩的作用。
  由于中国打击乐在各种民俗活动中的广泛应用,促使这种音乐活动成为人们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种音乐活动中,打击乐器的演奏技法、乐队中乐器的配置、演奏的打击乐曲目等方面都在不断地进行着相互融合、变化、发展。又因为打击乐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地适应当地的民俗习惯,使得打击乐具有多种音乐风格,在民俗活动中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打击乐器的演奏进入到寻常百姓之中,发挥着渲染喜庆热闹气氛、丰富人们娱乐生活的作用。各类民俗打击乐器组合的出现,更是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增加了绚丽的色彩。
  随着中国打击乐的发展,出现了众多的民族打击乐演奏家与打击乐作品,如汉代的音乐家李延年根据张骞从西域带来的《摩珂兜勒》曲改编成的“新声二十八解”,如《黄雀》、《出塞》、《入塞》等可能是最早的横吹乐曲。现代的中国打击乐更是出现了演奏家李真贵以及他创作的铙钹合奏《锦鸡出山》,安志顺创作的《老虎磨牙》、铙钹合奏《鸭子拌嘴》等著名的打击乐合奏曲目,为打击乐增添了新的营养与活力。(文/赵露 陕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参考文献:
  [1]周秉君译注.尚书[M].长沙:岳麓出版社,2001.
  [2]陈奇猷校释.吕氏春秋新校释[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3]陈四海.中国古代音乐史[M].西安:陕西旅游出版社,2000.
  [4]陈其荣.世本(增订本)[M].北京:商务出版社,1957.
  [5]袁琦注.山海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6]蒋菁,管建华,钱茸主编.中国音乐文化大观[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7][清]佚名.北京民间风俗百图[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
  [8][清]李调元.雨村诗话[M].鸿章书局石印本.
  [9]李学勤主编.周礼注疏[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10]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下)[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2006.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