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传统潮州筝曲的审美取向

传统潮州筝曲的审美取向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林英苹发表时间:2014-03-14 16:20:30
  传统潮州筝曲,以其优美的旋律和独特的风格驰名海内外,是中国古筝五大流派之一。传统潮州筝曲曲目繁多,内容丰富,以其鲜明的个性风格屹立于中国民族音乐之林,深受世人敬仰。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它如此令人瞩目呢?笔者从传统潮州筝曲的审美角度出发,总结出传统潮州筝曲具有四美的特点,即:音色美、韵律美、调性美和意境美。
   一、个性鲜明的音色美
  音色,是构成音乐的最基本的元素,不同的音色,会产生不同的美感。传统潮州古筝采用钢丝琴弦,自然音色清脆、明亮,声音穿透力强,这与潮州音乐秀美华丽、内在含蓄的音乐风格相吻合,能恰如其份地表现潮州音乐的风格特点。在潮州筝的演奏中,不同的触弦会产生不同的音色,清脆与圆润、轻柔与浑厚等音色常常交替使用,不同的音色分别运用于不同的乐曲或同一首乐曲不同的地方,丰富的音色变化正切合潮州音乐丰富多变的表现形式。在明亮、轻快的音乐中(如轻三六调的《景春萝》、《春月明》、《锦上添花》等曲),我们主要在靠近琴前梁处演奏,且触弦快而浅,脆亮的音色一下子就把明快的音乐性格体现出来。在庄重、内蕴的音乐中(如重三六调的《寒鸦戏水》、《昭君怨》《月儿高》等曲),触弦则可稍深、稍慢,圆润、饱满的音质顿时显现了乐曲典雅、高贵的气质。靠近筝柱处音色柔润,余音萦绕,常常出现在神秘、内涵的乐曲意境中,也常常用于句末的补充音,这种空灵的音色最能体现含蓄的情感,使人产生回味无穷的联想。低音区的音色浑厚、苍劲,常表现稳重、坚定的情绪;中音区音色柔和,最适合作韵,常表现内在的情绪;高音区音色尖脆,适合表现轻快、喜悦的情绪。当然,这些运用也不是千篇一律、一成不变的,音乐是流动的,在一首乐曲中,不同的音色常常交替出现,灵活运用,在一句乐句中,也往往有音色的变化出现,这些音色、音质的不断变换使得潮州筝曲呈现给听众一种鲜活的、立体的而不是平面单一的音响效果,显示了潮州筝曲独特的魅力。
  二、细腻典雅的韵律美 
  古筝左手按滑揉颤所产生的韵,独具特色,是其他乐器所不能比拟的,尤其在潮州音乐中的运用,使潮州筝曲锦上添花,独放异彩。
  潮汕地区素有“海滨邹鲁”之称,潮汕音乐文化保留了唐宋音乐文化的遗风,潮州音乐是潮汕土著音乐与中原音乐结合而产生的流派,具有细腻典雅的音乐特点。传统潮州筝采用钢丝弦,钢丝弦的发音灵敏,轻轻一触弦就能出声音,而且声音的穿透力很强,声音传播得很远,传播的时间很长,这使得左手的按揉滑音能够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传统潮州筝的演奏,对左手的要求甚严,往往整首乐曲的每个音左手都要加以润饰,“弹按尾随”、“一音数韵”的演奏技法正能够细致入微地体现潮州音乐的风格特点,这就是潮州筝的“韵律美”。
  潮州筝的“韵律”,不是简单的上下滑音的作韵,而是由上下滑音微妙结合、衍变产生的游移多变的韵,它是潮州筝曲的灵魂所在。潮州音乐旋律流畅华丽,音乐起伏不大,音程多级进,少大跳,很多乐句如果用别的乐器(如扬琴、琵琶等)演奏需要逐音奏出的,在古筝上只需采用左手二度或三度滑音一带而过就行了。音韵的运用使乐曲具有一种空泛的神秘感,产生“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潮州筝的“韵律美”,同时也包括“FA”、“SI”二变之音的微妙变化。普遍认为,潮州音乐的“FA”是升“FA”, “SI”是降“SI”,实际上并非如此简单绝对。在“轻三六调”中,“FA”、“SI”两音往往接近十二平均律的“FA”、“SI”,而且音高较稳定,不作韵。而在“重三六调”、“活三五调”中则不同,这两种调多用接近降“SI”音,而这个降“SI”音在不同的旋律位置中音高还有所不同,具体要根据乐句的走向、旋律的衔接音而定,古筝的作韵也随着前后衔接音的不同而作不同的处理。潮州筝曲这种韵律的多变性使得它的曲调风格鲜明,独树一帜。它给演奏者提供了极大的音乐表现空间,可以有较为即兴、个性化的发挥余地,同时也将演奏的技术难度提升到一定的层次,演奏者必须有深厚的潮州音乐熏陶,才能在把握住音韵变化规律的基础上作自由的发挥、润饰,弹奏出来的音乐才能既不呆板生硬,也不媚俗走味,才能奏出味道纯正、音韵旋律俱美的潮州筝曲。可以说,潮州筝曲使“以韵补声”这一古筝特有的左手技法得到更充分、更深层次的发挥。
  三、性格迥异的调性美
  潮州音乐有五种调,即:轻三六调、重三六调、轻三重六调、活三五调和反线调,各调调式音阶分别为:
  轻三六调:5 6 1 2 3
  重三六调:5 7 1 2 4
  活三五调:5 6 7 1 2 4
  轻三重六调:5 6 1 2 4
  反线调:1 2 4 5 6
  这五种调,因骨干音的不同,各体现了不同的音乐情绪。“轻三六调”色彩明朗,乐曲中“FA”、“SI”两音是作为经过音出现的,且音高稳定,没有作韵,长于表现欢快、喜悦的情绪,如《玉连环》、《锦上添花》等乐曲。“重三六调”色彩沉暗,其“FA”、“SI”两音作为骨干音在乐曲中反复出现,且音韵变化丰富,它表现的内容有两种类型:一类是沉稳、深情、反思型的乐曲,如《昭君怨》、《月儿高》、《寒鸦戏水》等;另一类是谐谑、轻巧型的,如《象弄牙》、《狮子戏球》等等。“活三五调”主要表现哀怨、缠绵的情绪,其最大特点是升“RE”音的游移不定,升“RE”音向“FA”音的上行三度滑音,其音乐体现了某种病态美,那种非悲非喜、韵味十足的曲调很容易打动听众,扣人心弦,例如《深闺怨》、《柳青娘》等等。“活三五调”是潮州筝家们的拿手绝活,不会演奏“活三五调”,就不能算会弹潮州筝。“反线调”是对“轻三六调”旋律音高下五度的移位,它表现的是轻松活泼、富有喜剧色彩的情绪,如《骑驴歌》、《卖杂货》等。“轻三重六调”是“轻三六调”和“重三六调”的混合,有人称其为“半轻重”,它既有“轻三六调”的特点,又有“重三六调”的味道,“FA”音多有作韵,其音乐效果介乎“轻三六调”与“重三六调”之间,独具一格,流传较广的乐曲有《柳青娘》等。
  潮州音乐诸调,是一种包含音阶、调式、调性、音律变化和演奏技术规范等多种因素的乐调体系。传统潮筝的演奏,是根据“原始谱”(即旋律骨干音谱),再结合演奏者个人的喜好、习惯、技巧水平和乐器特点作即兴加花演奏的。同一首曲谱,在乐谱前冠以不同的调式名称,即作不同的变调演奏——在保持旋律不变的情况下,根据调式的不同将乐曲骨干音作相应的变动。同一首乐曲,可以奏成“轻三六调”,也可以奏成“重三六调” 或“活三五调”, 同一首乐曲中,还可以有几种调式的交替出现,体现的情绪各不相同。正因为潮州音乐拥有个性迥异的多种调,使得潮州筝曲较之其它流派筝曲有着更丰富、更独特的表现形式,表现的内容也更加广泛。
  四、天人合一的意境美
  严格地讲,潮州音乐分弦丝乐、细乐、锣鼓乐、笛套音乐、庙堂音乐和汉乐六大种类。但目前民间通称的潮州音乐多指弦丝乐及细乐,本文也沿用这一叫法。现在流传的潮州筝曲多来源于弦丝乐和细乐。潮州音乐的旋法进行多为直线型或迂回型的级进,旋律多用装饰音、经过音、辅助音修饰,因而音乐华丽流畅,委婉细腻,柔和平稳,正如娓娓动听的潮州方言。潮州音乐的曲式结构多种多样,长短不一,尤其是多姿多彩的变奏手法,如二板、三板、拷拍、单催、双催、双叠催等等,使乐曲的情绪变化很大,时而如小溪流水,蜿蜒盘旋;时而如大浪淘沙,跌宕起伏。演奏者可以即兴发挥,充分抒发内心情感。潮州音乐的演奏形式灵活自由,可三五成组,也可十人成队,是最具群众性的演奏形式。乐器的配置,可多可少,没有严格的规定。潮州音乐多用于自娱自乐,演奏者之间配合默契,讲究约定俗成,互相包容。潮州音乐的这种兼容性,正是中国古典音乐中和、旷达特性的体现。正如琵琶大师刘德海曾经说过的:“潮州音乐保持着原生态的、非常自然清新的、平平和和的音乐。中国音乐首先突出人文精神,和天,和地,和自然,天地人合一,和为贵。而我们的潮州音乐正大量地渗透了这种人文精神。”潮州音乐的诸多特点,使得脱胎于潮州音乐的潮州筝曲较之其它流派筝曲具备更多的随意性、鲜活性,充分体现了中国古典音乐的美学思想,具有物我合一、天人合一的美妙境界。
  与潮州音乐一脉相承的潮州筝,吸取了中国古典美学思想的精华,承袭了潮州音乐的乐调体系、曲式结构、变奏形式,又拥有古筝自身独特的音色美、音韵美。所以,潮州筝曲能够如一颗璀璨的明星,闪耀在中国音乐的历史天空。(文/林英苹 汕头潮乐团)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