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扬琴艺术与中国音乐文化关系

扬琴艺术与中国音乐文化关系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庞卓发表时间:2014-03-13 23:01:37
  摘要:21世纪是一个知识经济时代,文化的重要地位与作用,得到前所未有的凸显。世界各国家及其各个领域,都出现了文化热,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因此,站在文化学的高度,来研究中国扬琴艺术与中国音乐文化之关系,理所当然地成为扬琴艺术理论研究的一个全新而又重要的命题。为此,本文结合笔者个人多年来扬琴演奏的艺术实践与理性思考,拟从中国音乐文化的内涵与意义,扬琴艺术以中国音乐文化为三大理论视角,对扬琴艺术与中国音乐文化之关系进行了全面系统,深入细致的研究。以作引玉之砖。

  关键词:扬琴  音乐文化意义  根基彰显

  一、中国音乐文化的内涵意义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分支,属于中国艺术文化范畴。
  所谓文化是一个内涵十分丰富的大概念,广义乃人类在社会实践过程中所获得的物质,精神所产生能力和创造的物质,是精神财富的总和。狭义乃精神产生能力和精神产品,包括一切社会意识形式,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社会意识形态。它包含了教育,科学,文学,艺术,卫生,体育等方面的知识与设施。国家政府向来十分重视文化的重要地位与作用。尤其是进入21世纪,正将文化作为一项重要的发展策略,使文化与政治,经济共同构成发展的三大要素。在这样的大文化背景之下,来研究探讨扬琴艺术与中国音乐文化之关系,就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与文化价值。中国音乐文化的内涵同样十分丰富,它是中国音乐独特的文化形态与文化现象的结晶,也是中国音乐精神与文化品格的彰显,更是整个中国文化精神乃至整个中国文化的重要构成元素,是中国人文化心理结构的具体反映。
  很显然,中国音乐文化对于扬琴艺术,具有决定,制约,影响,渗透等重要作用,其对扬琴艺术的导向性地位,也是勿庸置疑的。也就是说,扬琴艺术的理论研究的艺术实践,要做到双轮驱动,比翼双飞,就必须从文化学的高变来进行审视。
  二、扬琴艺术以中国音乐文化的根基扬琴艺术以中国音乐文化为根基。
  中国音乐文化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独具特定,独领风骚。一方面,中国音乐文化作为整个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从分体现出中国文化的民族化特色。其一是“天人合一”的文化思想。“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范行导,它不仅是一种人与自然关系的学范,而且也是一种关于人生理想,人生价值的学说。…….人人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区别之一,就在于前者强调“天人合一”而后者强调主客分体,关于这一点,我国当代著名文化明确定为具体:“中西文化基本差异的表现之一是在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中国文化比较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而西方文化则强调征服自然改造自然。”③在这种文化思想的影响下,中国音乐文化也自然以人善、和、乐为基本特色。在中国文化史上, “美”与“ 善”不仅是形近字,而且是同义词,也就是说善即美,美即善。直到孔子,才把“美”与“善”严格的区分开来,但他仍让为“善”比“美”更为重要,他把这一文化思想运用到音乐文化之中,他评价郑声为“淫”,得出“不善不美”的结论;他评价《武》乐,“尽善矣”,末尽善也”;可见,强调“善”的作用,是中国音乐文化的一大特色。至于“和”,中国音乐文化也同样将其作为一大亮点,中正言和乃是“天人合一”的文化思想在音乐文中的体现,直到今日,人们评价京剧大梅兰芳先生的,唱腔音乐时,仍然用“中正言和”来概括。而乐,更是中国音乐文化的本质特色之一,汉字中音乐的“乐”与快乐的“乐”,不仅文字相同,而且意思密切相关,几近相同,只是读音不同而已,也可以说,音乐就是快乐,快乐就是音乐,这种乐感文化思想,奠定了中国音乐文化的思想基础。直到今天,中国音乐仍然以娱乐性为最大的特征。其二是写意化的文化特征。写意化不仅是整个中国艺术的一大主要审美特征,更是整个中国文化的一大本质特征,它与西方传统的写实化的文化特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种文化制征的制约与影响下,中国音乐文化便自然形成并确立了虚拟、夸张、含蓄、委婉、意境等等,本质特征。在形与神的关系上,强调神似与以形写神;在情与理的关系上,强调“以情融理”。其三是主客合一的文化标准。中国传统文化从未强调艺品出于人品,人品决定艺品,因而有‘文如其人’‘画如其人’‘诗如其人’‘书如其人’等多种说诗。④这种文化标准反映到中国音乐文化中,也自然有了“乐如其人”的标准。这种文化标准也是中国音乐具体实践的经验总结,从战国时期我国第一位有史籍记载的女歌手乾成以高唱爱国之歌而留下“余绕深”的典故,到我国时期的乐手高渐离以乐器“筑”击刺秦王政、唐代乐师雷海青在安禄山载逼面前拒奏琵琶,并将东器掷地以示抗议,遭支解示众,都成为人品与乐品、人格与乐格高变统一的楷模。直至今日,“德艺双馨”仍然足人们对所有音乐人评判的文化标准。所有这些中国音乐文化的思想、特征、标准,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扬琴艺术的文化根基。
  另一方面,扬琴艺术作为中国传统的民族器乐艺术,以中国音乐文化为根基乃是其题中应有之义。虽然关于扬琴的历史渊源,还有多种说法,迄今仍莫衷一是。其中主要有两说:一说扬琴系中国本土原装古老乐器,且历史悠久,而源于2000多年前战国时期的乐器“筑”。其根据是西汉司马逆所写的《史记》中涉及到高渐离以“筑”击秦王之事,后人在《史记》加注中说:“筑者,其形如扇,木制之,张有弦,用竹制小槌打击成声。”⑤我国权威工具书也对“筑”给出如下的定义:“中国古代击弦乐器。汉刘熙载《释名·释乐器》:‘筑,以竹鼓之。筑,秘之乐也。’《旧唐书·音乐志》:‘筑,如等,细颈。以竹击之,如击琴。’宋陈旸《乐书》:‘筑之为器,大抵类等。其颈细,其肩圆。’……秦汉之筑,演奏时左手执器之一端,右手执竹尺击弦发志。”⑥是见史籍所载之“筑”,即现今扬琴之前身。另一种说法是扬琴系外国传入,帮称“洋琴”。定源于汉斯,是在阿拉伯国家击弦乐器“萨泰里”的基础上演变而来,11世纪传入欧洲后发展成为钢琴(古钢琴),帮扬琴又有“钢丝琴”、“铜丝琴”等称谓,在1600年传入中国,《中国音乐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等均明确记录了这一传入时间。笔者认为,不论是本土说还是外来说,都颠覆不了扬琴作为中国民族乐器的根本地位,这正如民族乐器唢呐也有人认为系汉斯的surnay(苏尔奈)传入一样,经过长期的发展渲进,都早已融入中国音乐文化的血脉,成为典型的中国民族乐器,这也是不容怀疑的。
  三、扬琴艺术对于中国音乐文化的彰显
  扬琴艺术对于中国音乐文化的彰显,不是消极、被动、静态的,而是积极、主动、动态的,更是丰富发展的。扬琴艺术也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概念,它具体包括扬琴曲创作、扬琴演奏、扬琴教学,扬琴曲鉴赏等要素。因此,扬琴艺术对于中国音乐文化的彰显,可以分解为以下四大层面予以解读。
  (一)扬琴曲创作对中国音乐文化内涵的彰显
  扬琴曲创作是扬琴艺术的“一变创作”,也是整个扬琴艺术的基础与前提。所以扬琴艺术对中国音乐文化的彰显,首先体现在扬琴曲创作对中国音乐文化内涵的彰显上面。在这方面,有许多有力的实例:无论是传统的扬琴曲《苏武牧羊》、《雨打芭蕉》、《龙船》,还是新创作的扬琴曲《延河畅想曲》、《战斗进行曲》、《翻身的日子》、《欢乐的火把节》等等,者在题材、主题、单薄形象、旋律特色、艺术风格等各个层面,充分彰显出中国音乐文化的含蓄、委婉、中正、平和等丰富内涵。
  (二)扬琴演奏对中国音乐文化内蕴的彰显
  扬琴演奏作为艺术的“二变创作”,也是整个扬琴艺术彰显中国音乐文化内蕴的核心与关键桥梁。如果说,扬琴在曲谱是扬琴艺术的“设计图纸”的话,那么扬琴演奏就是扬琴艺术“建筑”的具体“施工”过程,是将死乐谱变成活建筑的关键所在。扬琴音色清脆明亮、悠扬柔和、深厚深沉,音量平衡统一,上下贯通,其乐器必能与中国音乐文化的韵律、意境等本质特征相吻合。这不仅可以独奏、重奏、协奏、伴奏,而且是中国民乐品种“广东音乐”、“江南丝竹”中的重要乐器,更是民族传统戏曲粤剧、扬剧与民族曲艺四川扬琴、云南扬琴、淮北扬琴、恩施扬琴、北京琴书、山东琴书、广西文扬、贵州文琴等的主奏乐器。扬琴演奏技术技巧中的弦法、竹法、特技(泛音、顿音、拨弦、滑拨、反竹、颤竹等等),也充分彰显出中国音乐文化的独有内蕴。特别是扬琴演奏艺术成熟的重要标志――艺术流派的形成,更与整个中国音乐文化中的流派艺术相同步,无论是明快华丽的广东派(代表人物是严老烈),隽永柔美的江南版(代表人物是任晦初),还是铿锵激进的四川派,技巧丰富的东北派,无不显出中国音乐文化的共同内蕴。
  (三)扬琴教学对中国音乐文化内容的彰显
  扬琴教学是连接扬琴艺术现在与未来的桥梁工程,关系到扬琴艺术的人才战略与可持续发展战略,许多艺术院校的扬琴教学都以彰显示中国音乐文化内容为贯穿红线。尤其是弘扬中国音乐文化的创新精神,更取得显著成效。例如天津音乐学院时扬琴专家郑宝恒教授,就吸收了外国大扬琴的优长,改制成“平均律扬琴”,别于生面。
  (四)扬琴曲鉴赏对中国音乐文化内力的彰显示
  扬琴曲鉴赏,用西方列代接受美学的理论,考量,是整个扬琴艺术的“三变创作”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扬琴艺术的生命与灵魂,最终要落实到扬琴曲鉴赏。唯其如此,才能把作工家表现在乐曲中的情感化作演意者的情感,再通过声情并茂的演意,把这种情感传达给听众,引起听众的情感共鸣,收到“以情动情”的审美效果与“用心拨心”的文化互动效果,从而使扬琴曲的文化内力转化为鉴赏主体的文化内力。
  综上所述,可见扬琴艺术与中国音乐文化关系密切,水乳交融,一方在,扬琴艺术以中国音乐文件为根基;另一方在,扬琴艺术作为中国音乐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又充分彰显了中国音乐文化,而这种彰显,又是一项全方位、系列化、深层次、高水准的复杂系统工程。(文/庞卓 哈尔滨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民乐系)

  参考文献:
  1.辞海[M]缩印本.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p1858
  2.彭吉象普.艺术学概论[M] .北京:高等教育出山版社2002.P335-336.
  3.张岱年,程宜山.中国文化与文化论争[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P51
  4.彭吉象普.艺术学概论[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P339。
  5.转引自王晓红著,民族器乐系统论[M] .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8.P140。
  6.辞海[M]缩印本.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P2270。
  (注:本文系2012年度黑龙江省艺术规划课题项目《中国民族器乐艺术与中国音乐文化之关系》立项编号:12B049)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