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浦东派琵琶曲《海青拿天鹅》演奏分析

浦东派琵琶曲《海青拿天鹅》演奏分析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舒银发表时间:2014-03-11 16:49:14
  根据现有文献资料记载,琵琶曲《海青拿天鹅》源于元代,是目前所知流传年代最早的一首大型琵琶武曲套曲。
  海青亦名海东青,是雕的一种,体小善飞,小而俊健,古代的蒙古贵族竞相驯养海青来猎捕天鹅。在元代诗人杨允孚(1280-1368)的《滦京杂咏》中有诗云:“为爱琵琶调有情,月高未放酒杯停,新腔翻得凉州曲,弹出天鹅避海青。”并注有“海青拿天鹅,新声也”。[ [元]杨允孚撰:《滦京杂咏》,《知不足斋业书》第二十三集,本书与《湛渊遗稿》、《赵待制遗稿》合订,上海古书流通处,民国10年(1921年),第4页。]《海青拿天鹅》这首乐曲描绘了勇猛的海青在天空与天鹅交锋,经过激烈的搏斗,将天鹅击落的情景,反映了中国古代北方少数民族的狩猎生活。作品结构完整,旋律流畅,表现手法独特,生动地描写了海青捕捉天鹅的情景,是古代,也是当今优秀的音乐作品。但是现在这首作品已经很少有人演奏了。
  在有《海青拿天鹅》传谱的琵琶各流派中,无锡派、平湖派传谱虽刊有乐谱,但目前没有见到其传人演奏本曲,只有浦东派尚有传人在演奏。林石城先生在《琵琶名曲浅说》一书中《海青拿天鹅》的介绍里说到:“一首好的乐曲,它的演奏技法难度较高时,能够奏好它的人就会很少。这就是本曲目前的具体状况。”[ 林石城:《琵琶名曲浅说》,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9年3月第一版,第148-160页。]特别是其中的并四弦技巧,比较难掌握。但是,《海青拿天鹅》作为目前最古老的琵琶乐曲,又有其珍贵的艺术价值,也许它应该像《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等乐曲一样,成为琵琶最广为流传的作品。因此,我们有责任对《海青拿天鹅》进行学习研究,更好地认识、继承并发扬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本文从演奏的角度,就浦东派《海青拿天鹅》中各段表现内容、技巧与风格这两个方面的内容试做了具体分析。
  一、各段表现内容
  琵琶的武曲着重于叙事,为了达到写实的目的充分发挥琵琶在模拟自然音响上的技术优势,借助于乐曲的小标题文字等资料,使主体和客体的认识和情感产生共鸣。
  《海青拿天鹅》描述了从猎人带着海青出猎开始,到海青在天空中翱翔、回旋,到海青发现猎物后的追逐、抓捕,以及胜利归返的全过程。浦东派的《海青拿天鹅》共有十八段,根据林石城先生在《琵琶古曲〈海青拿天鹅〉》[ 林石城:《琵琶古曲〈海青拿天鹅〉》,《星海音乐学院学报》1993年第3期,第1-11页。]一文中的归纳可以分为六个部分。
  第一段是乐曲的引子,是乐曲的第一部分。开始处弦数变化的滚、夹扫、大扫四条弦与轮指交替出现,描绘了草原辽阔壮丽的画面。接下来长轮带挑四弦的低八度音,左手在四弦做保留音的张力滑音,仿佛是海青在出猎之前精神抖擞的鸣叫声。最为形象的是左手平按第二相,并做大幅度的、具有张力滑音效果的吟,配合右手大摭分的指法,像是海青挥动巨大翅膀的声音,生动地描绘出海青蓄势待发的样子。整段音乐大气、稳重,描绘了蒙古贵族带着海青,仆人等集体出猎时浩浩汤汤的场景。
  第二段到第四段是乐曲的第二部分。其中第三、四段运用了“合尾”手法,后面部分的旋律完全相同。从第二部分起乐曲的速度逐渐加快,渲染了紧张的气氛。低音区到高音区的重复乐句,左手继续运用大幅度的吟,是对海青捋翅、展翅、鸣叫,和即将展翅高飞的样子的描写。
  第五段到第九段是乐曲的第三部分。每段的结尾句音名、节奏、演奏法都相同,只是音区不同,再次运用了“合尾”。左手大幅度的吟、张力滑音相结合,加上右手上下位置变化,忽明忽暗的音色表现出海青低空飞翔,盘旋斜掠时发出的鸣叫声。左手大幅度的张力滑音配合灵巧的16分音符节奏型,描绘出海青飞翔时忽高忽低,灵活变化的样子。第九段中大量切分音的运用,有一些灵巧的感觉,表现出海青聪敏灵活的一面。
  第十段到第十三段是乐曲的第四部分。这一部分描写了海青发现天鹅的过程,具有威风凛然,杀气森然的气魄。海青不光凶猛,而且聪明灵巧,当海青发现猎物后,先低空飞行,瞅准机会才会猛地攻击。第十段一开始,就加快了速度,达到每分钟152拍,大量运用低音区的大幅度的吟,右手大摭分的指法,描绘出海青发现了猎物但是必须等待机会,忍不住低鸣盘旋,拍打翅膀的样子,渲染出弓将离弦般的紧张气氛。
  第十四段到第十六段是本曲的第五部分,也是整首乐曲的高潮。这一部分描写了海青追捕天鹅的情景。第十四段中的“模进”音型,仿佛是具有攻击性的海青在奋力盘旋着追拿天鹅,而天鹅只能自我保护四处逃遁,随着模进的音逐渐变高及左手颤音的运用,仿佛是海青与天鹅之间的距离步步逼近的情景。第十五段大量运用了高难度的左手并四弦指法,极其生动地表现出海青与天鹅厮杀的情景,这里既有海青的鸣叫声,又有天鹅拼命反抗时声嘶力竭的鸣叫声。而每次并弦之前的压弦配合右手长滚纵起(滚奏上下位置变化渐强),仿佛是海青俯冲前的低声鸣叫与天鹅的哀鸣混合在一起的声音。第十六段的开始,反复三次的高音区左手并二弦及大幅度的吟,通过右手轮指、滚、夹扫的演奏法变化,一次比一次激烈,描绘了天鹅被海青捉住但仍奋力想要逃脱,用尽最后的生命挣扎的情景。随后再次出现的并四弦,是威武的海青胜利的鸣叫声。
  第十七段、第十八段是乐曲的尾声。是由《五声佛》、《撼动山》两首曲牌演变而成。这部分的旋律豁然开朗,轻松明快,表现海青胜利归返后高兴的样子和打猎的人们愉快的心情。乐曲最后左手吟二弦的音,并且在右手双弦轮停止后继续吟弦发出余音,是海青胜利后洋洋得意的鸣叫声。
  二、技巧与风格
  各流派特殊的演奏技法,体现了各流派不同的风格。浦东派对技法的要求极其细腻,其特色的演奏技法很多,而且要求利用右手指过弦的角度力度、过弦工具的不同和不同的弹弦点,来产生不同的音色。林石城先生的演奏和记谱都非常严谨地注重音色的变化,在他整理的乐谱上都详细记有弹弦点的位置,即“上”、“中”、“下”。在《海青拿天鹅》这首乐曲中大量运用右手位置的上下变化,以产生不同的音响效果,和音色变化。
  左手并四弦和右手弦数变化是浦东派特有的技法,在《海青拿天鹅》中被大量运用。林石城先生在《琵琶古曲〈海青拿天鹅〉》[ 林石城:《琵琶古曲〈海青拿天鹅〉》,《星海音乐学院学报》1993年第3期,第1-11页。]中对这两个技法的演奏方法和练习方法做了介绍,在此基础上,笔者在学习和练习时也有一些体会:首先,左手在相应相、品位处并四弦,用食指从四弦到一弦将弦向外挽出时,因为弦身的张力很大,用一根手指不容易将四条弦并拢,可以用左手中指按压在食指上帮助其用力。在并拢四条弦后左手做挽或吟时,也可用中指助力。其次,要在半秒钟内将四条弦并拢,光靠向外挽出的力是不容易做到的,在食指、中指将弦挽出后,可迅速用左手无名指的指甲表面,反方向向里推进,助力并拢。浦东派《海青拿天鹅》中大量运用并四弦技法,其独特的音色和很强的艺术表现力将乐曲推向高潮,可以说是这首作品的点睛之笔。
  弦数变化也是浦东派特有的演奏方法,林石城先生为了让学生更容易了解它的演奏方法和效果特色而予以命名。其演奏方法是:右手在滚四根弦或轮四条弦时,分三个步骤,首先演奏四条弦,再演奏一、二弦,然后演奏三、四弦,并且配合右手上下位置的变化,弹奏一、二弦时,在“上”的位置,弹奏三、四弦时,在“中”的位置。弦数变化丰富了滚或轮的长音,使声音更富有层次感,而上下位置变化的运用让音色更加丰富,更加变化多端。
  在乐曲处理上,浦东派注重音色及行韵的变化,乐曲处理细腻,对文套、武套、大曲的区分比较严格。浦东派琵琶之主要艺术特征为:演奏武曲气势雄伟;演奏文曲沉静细腻;演奏大曲时,文套、武套结合运用,有刚有柔。尤其是弹奏武曲,往往运用大琵琶,讲究开弓饱满、力度强烈,固而保存和发展了一些富有海派特色的演奏方法。
  琵琶曲《海青拿天鹅》从元代到现在,至少有700多年的历史,几百年来无数的参与者的继承、发展,让这首乐曲始终保持着它独特的艺术性和表现力,是一份珍贵的传统文化。现在尽管演奏它的人很少,所幸浦东派林石城先生通过整理乐谱、录制音像资料及传授学生将它完整保留下来。但是我们也不应局限在流派的范围内,而是在此基础上更多的了解和接触其它流派的此曲。像林石城先生所说的:“要有‘以海一样的胸怀 ’追求大气,对各派的艺技,要有海纳百川、博采众长的追求。”
  相信更多的人会通过自己的学习研究,对本曲的内容和价值有进一步的认识,将此曲更好的传承、发扬。(文/舒银 上海音乐学院)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