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初探琵琶教学的美感修养

初探琵琶教学的美感修养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田军发表时间:2014-03-11 16:24:26
  摘要:美感是一种人们创造生活、感知世界的综合能力,也是琵琶教学所追求的最高目标之一。琵琶演奏技法丰富,适合表现各种音乐内涵,随着人们对琵琶和琵琶音乐喜爱的增加,对音乐的鉴赏和感悟能力的提高,面对越来越“专业”的观众群体,更加需要打动人心、贴近情感的演奏。如果只注重琵琶技巧的训练,而忽视美感修养的培养,淡化感情领域的耕耘和音乐意境的缔造,会造成学生在艺术感受和审美修养上的欠缺。因此琵琶教学中要循序渐进地将技术与美感培养有机结合起来。应该认为,美感修养在琵琶教学中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视的。

  关键词:美感 琵琶 教学 艺术修养

  真、善、美是中华文明的三大支柱,它们犹如三柱鼎立,其中一足不济,文明之鼎都会坍塌。音乐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美,美感是人们创造生活、感知世界的能力,也是琵琶教学所追求的最高目标之一。琵琶演奏技法丰富,适合表现各种音乐内涵,教学中需要有意识地调动合理的技法来表现音乐之美。美感反映在琵琶教学中,体现着“教、“学”双方的乐感素质。何谓“乐感素质”呢?乐感素质是指人们对音乐作品所要表现的情感和深邃思想的感悟能力,它将力度、速度、音高有机的融于音乐的整体并且贯穿始终。乐感和美感一样,都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劳动中逐渐挖掘、日渐丰富的,是可以培养的,因此要从教学初始阶段就训练和引导。琵琶大师刘德海在长期的实践中,遵循音乐创造的基本规律,分析琵琶教学中技术训练的得与失。指出:“从启蒙的第一个空弦音起,即启发学生对音响的美感培养。美感培养作为一条主线,把握着技术的进程。养成带着听觉,追求美感的技术习惯,正是有可能成为演奏家的良好开端”。前苏联钢琴学派的奠基人之一,钢琴家兼教育家亨利.涅高兹在《论钢琴演奏艺术》一书开篇就指出:在教学实践中,最常见的是对内容,亦音乐本身不够重视,而把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从“技术方面去掌握乐器”。应该看到,这一现状在琵琶教学中也有一定的普遍性。如果只注意琵琶技能技巧这种单纯的技术训练,而忽视对音乐美感的追求和音乐思想的探索,长期以往会使学生养成不研究音乐的习惯,在音乐感情上缺乏理解,在学习过程中形成单纯追求技术而脱离音乐的倾向。这样的教学会严重阻碍学生在琵琶学习方面的全面发展。
  笔者认为,琵琶教学的美感修养是一个系统工程,对教学双方的综合素质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在平时的教学中,应循序渐进地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文化修养
  琵琶音乐的表现范围极广,尤其是在叙事咏情方面绘声绘色,惟妙惟肖,这些都离不开广博的文化知识。演奏本身是一门综合的表演艺术,教师和学生都要在生活实践中加强对文学和美学的探索和研究,从中获得更多的关于“人”本身应该获得的在生活、艺术等多方面的修养,从而增强对琵琶音乐作品的诠释力度,提高感悟事物的能力。乐曲《飞花点翠》,清新秀丽,典雅端庄。描绘了霜寒时节,风吹雪花映松柏,松柏青翠傲飞雪的意境。单纯的从琵琶技术技巧层面分析,此曲较为简单易弹,从文学层面分析,松枝傲骨峥嵘,柏树庄重肃穆,且四季长青,历严冬而不衰。松柏象征一种坚贞不屈的品格。因此结合文学意境,追求乐曲内涵,就是又一个新的高度了。音乐是一种时间艺术,强调瞬间表达。在分析演奏《飞花点翠》时,要以乐曲的精神内涵为主线,运用音乐这种流动的方式,巧妙地安排各个乐段之间的关系,即由暗到亮、由亮到动、由动到静,从而完美准确地诠释出作品。
  二、思想修养
  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影响着他对周围环境、现实社会和自然界的看法。音乐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活动更加能够反映人的思想境界。传统乐曲《平沙落雁》,乐曲通过对
雁阵、雁叫的模仿,以雁喻人,蕴涵着深刻的人生哲理:借鸿鸪之远志,写逸士之心胸也!教学中教师要有总揽全局的能力,不能仅把目光局限在各段落的技术问题上,要引导学生站在一定高度统揽乐曲并能够以点及面,将此类乐曲做归纳总结,如《寒鸦戏水》《大浪淘沙》《大阳春》《飞花点翠》《天鹅》等,将其思想性作统一概括,使学生能够在日后的学习中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傅聪先生,在给学生解析作品时,经常以同类作品作类比,甚至用不同文化背景下产生的作品作类比,从而开拓学生的理解空间加强他们的分析能力。这不仅体现了他对钢琴文献的熟悉,更重要的是他对很多名作的音乐都做了细致入微的分析和深刻的思考,使作品的思想性得以彰显。有了这个前提,才可能对每首教学作品有犀利、准确、形象的断语,给听者画龙点睛的感受”。这样的宝贵经验,非常值得琵琶教学所借鉴。课堂上精准的语言、深刻的剖析和标准的示范,将作品所蕴含的思想意境和心胸气度准确传达给学生,使学生能感受到琵琶乐曲的内涵,这其中无不体现着教师的思想修养。
  三、艺术修养
  艺术修养的培养对于琵琶“教”“学”双方而言,一方面包括对姊妹艺术的学习和研究,对建筑、影视、歌舞、书法、摄影、雕塑等艺术领域的涉及;另一方面还包括对各民族、各国家、各地区音乐的汲取借鉴,不仅要善于取长补短,还要勇于继承发扬。在民乐教学中,对乐曲风格流派的学习和准确把握是不容忽视的重要环节,琵琶教学亦如此。琵琶乐曲中,有相当数量的地方风格性乐曲,曲调大多源自于当地民族民间音乐和戏曲,这就要求我们尽可能的全面掌握各个地方的民族民间音乐风格特点。
  比如乐曲《渭水情》,此曲曲调借鉴了陕西秦腔苦音的旋律风格,琵琶演奏时,左手推、拉、吟、揉等技法需要从秦腔曲牌的音乐和唱腔中吸收养分。
  又如潮州音乐《寒鸦戏水》,这是一首具有浓郁潮州音乐风格的作品,潮州音乐源自闽南、粤东一带,在其独特的律制中,“si”、“fa”二音的灵活变化体现了潮乐独特的韵味,演奏中巧妙的将这两音作微妙变化,运用左手较大幅度的吟揉,来突出潮乐之“韵”;现代派琵琶新作《点》,曲式构思出于对中国书法正楷“永”字八法书写动势的想象,曲名原意来自“永”字八画起始於不同形态的点。要想对乐曲整体结构有所把握,就应对书法艺术进行必要的了解和接触,要懂得“永”字八画“侧、勒、努、钩、策、掠、啄、砾”的书写过程,以此作为重要的参考,能够在安排乐曲结构布局上起到很大的指导作用。
  四、生活积淀
  音乐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不能脱离时代的烙印,反映着人们的思想感情和社会生活。琵琶教学中,教学双方对音乐情感的感悟和把握,需要其本身具有丰富的社会生活经验。乐曲《天鹅》讴歌正直者;《春蚕》以物喻人,刻画人生与事业奋斗的艰辛;新版《霸王卸甲》,以极弱的力度体现乐曲的高潮,运用相反相成的方法处理这一高潮从而突出人物的内心情感,这些都需要深入到社会生活中去观察、体验生活,拓宽和加深理解、表现音乐作品内涵的能力,丰富自己的想像力和形象思维。在琵琶学习者当中,琴童占有很大比例。他们思想尚未成熟、生活阅历浅,教师要想方设法地仔细研究他们的心理特点,启发他们像做游戏一样饶有兴趣地弹奏每一条练习曲;像讲故事一样绘声绘色、至始至终的表现音乐;像朗诵一样叙述音乐的开始、展开和结尾。这样,即使是最简单的乐曲,也会在丰富的想象中演奏。如《鱼儿戏水》以柔美的音调表现小鱼儿尾巴轻盈地摆动,用多变的左手推拉技巧表现鱼儿调皮、活泼、逗趣的生动形象;《蜻蜓点水》从乐曲夸张的揉弦中找到小石落水,波光连连的美景;《顽童》中表现的小孩天真、顽皮和倔强的多重性格。这些生活中的场景离他们并不遥远,只要认识到生活积淀对音乐表现的重要性,在课堂上善于启发和开导,小孩演奏出来的音乐也许并不逊色于成年人。
  结语
  一次打动人心的演奏,并非是技术技巧的非凡展现,它往往妙在弦外,亦演奏者的个人情感与观众在心灵上的交流互动。笔者在琵琶教学实践中逐渐领悟到:作为教师,帮学生打好基础是教学成败的关键。但必须要将“基础”这个概念广义地理解,不能单纯地认为打基础就是单纯的技术技巧训练,例如手型如何规范、手指如何灵活、乐曲如何完整。只讲这个既不全面也不系统。基础教学其实包括端正的学习态度、琵琶演奏的明确概念、独立理解和处理乐曲的能力,这其中无不包括音乐的美;作为学生,表面上是学习琵琶这件乐器,实质上是在接触音乐,不仅要提高演奏技法,更重要的是要提升自身的音乐美感修养和音乐审美能力。因此,教师要尽力将音乐最本质的东西展现给他们,通过引导、启发、比喻等手段去培养学生的美感修养,激发学生的表现欲望和能力,从而生动的、准确的、创造性的表达琵琶音乐之美。(文/田军 中北大学音乐系)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