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析高韶青的三部二胡随想曲(节选)

析高韶青的三部二胡随想曲(节选)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王云飞发表时间:2014-03-10 20:03:04
  摘要:高韶青的三部二胡随想曲创作于21世纪初,具有鲜明的音乐风格、丰富的表现内容和独特的写作手法,是深受大家喜爱的的作品,在诸多二胡作品中独树一帜。高韶青是活跃于国际舞台的二胡演奏家、作曲家,他对于二胡的研究与创作从未停歇,三部随想曲是他创作领域的代表作,体现了他对不同音乐文化的学习借鉴以及对二胡艺术的热爱。本文旨在进一步探讨和评价这三部随想曲独特的艺术特色与艺术价值以及高韶青的创作与演奏对于当代二胡音乐发展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高韶青;三部随想曲;艺术特色与艺术价值;现实意义
  一.三部随想曲的概述
  高韶青的三部二胡随想曲既体现了时代精神亦具有较高的演奏难度,并成为重大二胡比赛的规定曲目,在众多二胡曲目中闪耀着它独特的光辉。
  第一号随想曲“思乡”[ 收录在2003年上海海文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高韶青二胡专辑——二胡随想曲”专辑中,二胡与乐队版收录在2009年上海海文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蒙风——高韶青二胡专辑与交响乐队专辑中。]是2002年第二届“龙音杯”中国民族乐器国际比赛二胡决赛的委约作品,是高韶青创作的集优美旋律与高难度技巧为一体的二胡协奏曲。全曲如一首优美的散文诗,时而细腻含蓄,时而激情洒脱,将深情浓厚的乡愁淋漓表现。
  第二号随想曲“蒙风”[ 收录在2009年上海海文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蒙风——高韶青二胡专辑与交响乐队专辑中。]是2008年“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二胡邀请赛的委约作品。“蒙风非常有说服力地在作曲,演奏上融合了东方与西方,传统与流行。把地道的中国原色——多愁善感的五声调式,富有灵魂的二胡音色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第三号随想曲“炫动” 是2009年受“王永德二胡工作室”委约创作,乐谱于2010年11月由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出版发行。乐曲大胆的运用富有变化的节奏,结合二胡的多变音色,呈现出清新、动感、魅力十足的爵士二胡风情。
  二、三部随想曲的艺术特色与艺术价值
  (一)艺术特色
  1、创作与演奏的融合
  高韶青作为演奏者和创作者,将一度创作和二度创作融为了一体,可以说是创作中包含演奏,演奏中包含创作。“总结前人的经验,中国的二胡演奏家、作曲家从刘天华、阿炳至今基本都具备会奏、会写的本领,这是中国民族乐器二胡发展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人保作品、作品保人的鲜明特点。”高韶青专业学习了作曲、指挥等相关技法,为他的创作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同时他在演奏上不仅对不同地域的音乐风格进行学习,还广泛的接触外来音乐文化,由此,他的创作与演奏成为相辅相成的整体,创作是演奏的表现形式和载体,演奏是创作的实践基地和灵感来源。换言之,因为高韶青有着很高的演奏技艺,所以他更能将心中所想的旋律用最恰当的演奏技法来表现,更能通过演奏来表现二胡的音乐语汇,并将它幻化为灵性的音符,表现出不同的、有新意的、又不失二胡独特魅力的作品,达到创作与演奏的统一。
  2、独特的创作视角
  三部随想曲中,不仅可以看到高韶青专业的作曲技法,也能看到他颇具新意的创作视角。高韶青曾说过他追求不同的写作风格,重复也就失去了意义。诚然二胡本身是兼容与多元的,因此表现的作品与形式也体现了这一特性。三部随想曲的每一部都各有特点:第一部主题运用典型的民族五声调式,从一个小的主题发展为庞大的结构,同时借鉴了西方弦乐器的演奏技法,将二胡细腻委婉的情愫淋漓表现。第二、三首将节奏作为全新的立意点,巧妙地将多变的节奏与蒙古音乐、爵士乐的风格相结合,将富有动感的多变节奏型与二胡本身擅长的具有旋律性特点的音乐相结合,运用二胡的音乐语言,结合现代音乐元素,表现了不同风格、地域的音乐内容,成为不可多得的作品。因此,高韶青独特的创作视角体现了他别具一格的写作,也展现出不同风格的作品。
  (二) 艺术价值
  高韶青的三部随想曲是他创作领域的“九寨沟”,也是众多二胡作品中美丽的奇葩。三部随想曲的创作不拘泥于单一性的表现风格,旋律优美动听,具有演奏难度,是被大众所接受和欣赏的、富有鲜明时代气息的作品。无论“思乡”还是“蒙风”甚至具有爵士风格的“炫动”都以中国的民族五声调式为基石,以欧洲传统与现代的和声写作手法为羽翼,把不同的音乐风格幻化为多变的表现方式,并充分挖掘二胡在节奏上的表现力,既不失二胡本身的音乐语言,又汇集了西方音乐元素,给人带来了全新的听觉冲击。因此,高韶青的三部随想曲有着它自身的艺术价值:
  1、雅俗共赏
  从雅俗共赏的字面理解,是指受众面比较多元,各个阶层的人都可以欣赏。诚然,音乐如果没有了受众基础,就会成为空中造楼,楼盖得越高,倒塌得危险就越大。我理解的雅俗共赏是大部分人的共赏,而共赏人的审美标准是不尽相同的。作为听者,每个人以不同的思维方式感受作品,其中某一处细微情感触动了听者内心,它就会成为让听者欣赏、记忆的好作品。对于作品而言,它既要有严密逻辑和理性思维的“雅”,又要有脱掉曲高和寡的外衣、倾向多数人审美的“俗”。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很难用统一的审美标准去评价一部作品,让大多数人在不同的审美与感受中欣赏它、认可它,其实这已经做到了被多数人认可的雅俗共赏。高韶青的作品注重音乐内容的时代感和旋律的动听性,在优美的旋律中流淌浓郁的民族情感血液,在演奏技巧中体现了时代所赋予的创新,成为听者喜欢听、演者喜欢演的作品。也正是这些原因,使他的作品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雅俗共赏。
  2、时代感
  首先,评价时代感的标准是什么?我理解为,作品体现了当今时代所赋予的内涵,体现了当今时代的人文情怀,得到了当今时代人的接纳并具有可推广的价值,且说明它是具有时代感的。好比“白毛女”的创作充分展现了那个年代所特有的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因此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从而得到人民广泛的接受,它流传到现在依旧是经典。现今二胡的发展已不满足于传统技术技巧的运用,因此,在当代二胡作品中,尝尝会采用难度较高的技术性技巧来表现乐曲的一个部分或是一个段落,俗称为“炫技”。尽管技术性技巧的表现并非是体现时代感的唯一形式,但“炫技”毕竟已经成为表现当代二胡作品和音乐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它是时代的产物。就同样的意义上来说,三部随想曲的创作是时代的产物,因此它具有着鲜明的时代感,它动听、动情,同时又具有新意和演奏难度,就如同在沉稳的传统配菜中加入了一些新元素,这也正是时代所赋予的。 
  三、高韶青创作与演奏的现实意义
  (一)多样表现形式,培养不同受众群
  高韶青的创作与演奏出自地道的“学院派”,然而他并没有将自己限制在“学院派”的框架里,他接受并尝试各种不同形式的表现,既学习继承最地道的民间音乐,也接受多元音乐文化,注重中西文化的交融,因此在他的艺术实践中,既有爵士版绣荷包,也有专业的二胡作品,他可以在严肃的音乐厅里演奏,也可以在炫丽的灯光下跳着踢踏舞展现。这种不同形式的创作和演奏得到了国内外人士的广泛赞誉。因此得出,多样的表现形式迎合了不同精神层次需求的受众群体。
  二胡本身是具有包容性的乐器,它可以演奏不同地域、风格的作品,可以汇集各个演奏艺术流派,可以具有不同的演奏表现形式,所以它决定了二胡拥有不同层次的受众群。相反,不同层次的受众群也决定了二胡既要有“学院派”、也要有其他艺术流派,既需要严肃的音乐,也需要市井小调和具有视觉冲击的现代流行音乐。形式与内容的表现应该是丰富多样的,不能用单一的标准去衡量有悖于己的艺术表现形式。因此,只有正确的对待二胡发展中产生的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而不是限制在“学院派”的框架中,才能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从而更好的传播二胡,推动它的健康发展。
  (二)高韶青创作与演奏的国际化
  高韶青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一直活跃于国际舞台,他与世界著名的交响乐团合作演出,为诸多电影配乐并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提名,在多伦多皇家音乐学院开设二胡专业课程,从移植乐曲中学习借鉴西方音乐语言与技术,创作出具有中国特色的二胡作品等等,他通过各个途径传播与交流二胡音乐,努力探寻二胡被世界认同、接纳、学习、欣赏,使二胡在文化差异与文化互补中“洋为中用”,发挥二胡独特的艺术魅力,成为世界共享的艺术资源。由此得出,高韶青的二胡创作与演奏是具有国际化性质的。
  二胡作为中华民族音乐文化中的一个缩影,它的发展也不会局限于一方寸土,它归属于世界音乐的范畴,是世界共有的音乐文化。因此我认为,面对交流中的国际化,学习者在学习西方音乐语言和技术的同时,更应注重我们宝贵的民族情韵,掌握全面的演奏风格与技巧,使二胡在中西文化差异的交流中渗透、互补;创作者应创作出不同国家地域文化的作品来表现不同的风土人情,使二胡的表现各具韵味、各有风格;教育者应注重普及教育和大众音乐情操的培养,吸引更多国内外的二胡爱好者成为二胡的学习者与宣传者,而并非所有人都走专业化的道路;演奏者在向世界展示二胡时,从作品的表现形式到表现内容应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展现百态的二胡艺术。高韶青作为学习者、演奏者、创作者、教育者,既学习西方音乐的语言与技术,表现不同地域的人文情怀,也学习具有民族风格韵味的地道的二胡作品;在演奏的形式与内容上不拘泥于单一的表现形式,成为广受国内外人士喜爱的演奏者;在创作上既吸收借鉴西方作曲技法和演奏技法,也充分发挥二胡的独特的语言魅力,创作出富有鲜明时代气息的作品;同时,高韶青作为多伦多皇家音乐学院的二胡老师,自然成为了宣传和推广二胡的教育者,特定的环境与因素也决定了高韶青在教授外国二胡爱好者时不能以国内的要求和标准来衡量,他更偏重于二胡的普及与推广教育,来吸引和培养更多的爱好者。高韶青创作与演奏的国际化,不仅仅是其个人的艺术实践活动,更为二胡在海外的发展做出了积极与努力的探寻,二胡在交流过程中不断被不同国家的人认知、宣传,也逐渐成为中华民族音乐的一个名片。我相信,名片的传递不会局限于某几部作品或某几位音乐家,二胡所承载的历史、孕育滋润它的水土、以及它独有的艺术魅力都会成为国际化传送带上的载体,它们使二胡更富有生命力与感召力,推动着二胡的发展,使其成为全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文/王云飞 中国海洋大学艺术系)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