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民乐国际 > 学术学说 > 试论二胡艺术的传播与行销效应

试论二胡艺术的传播与行销效应

来源:中国民乐国际网信息采集中心作者:欧光勋发表时间:2014-03-10 19:55:40
  前言  
  二胡,因自身的艺术魅力,成为中国乐器的显学,也让它在所有国乐器中有着较多的学习与欣赏人口。但,所谓的“较多”,不过是与其他国乐器比较罢了。如果我们拿小提琴与二胡的学习人口(仅就华人地区)作比较,二胡的市场占有率与小提琴的市场占有率还是有一大段距离的。从音乐传播的角度来看,市场占有率代表着传播效应获得群众支持与参与的程度。传播学理论又认为,传播内容和传播形式决定传播的效应。传播内容是否具有吸引力,直接影响传播效应。传播效应如何,通常取决于传播内容本身的吸引力,同样的传播内容运用不同的传播方式来传播,其效果往往具有显著的差异(赵先政2008:125)。二胡与小提琴市场占有率的差异,就我看来,就是传播效应的不同。因此,要改善二胡传播效应,提高群众参与意愿,我们必须从传播主体的内容与传播形式两个方面进行讨论,找出二胡在传播过程中所产牛的限制与障碍,以提升二胡艺术的传播效应。以下从乐器工艺、演奏技术、作品质量等传播主体本身,进行内容与本质的讨论与研究,另外我们也应该关注目前二胡艺术因各种不同传播形式,在传播效应上所产生的不同效果。
  一、传播内容
  (一)乐器工艺
  在所有乐器中,除了人声以外,其他乐器都牵涉到形制(外形)、物理结构与制作工艺等问题。乐器形制与乐器的物理结构是乐器存在的特色与传统,它是每种乐器经过无数时间演变与淬炼的结果。基本上是不可也不允许做大的更动的。就好像二胡琴头、两个琴轴、琴杆、干金、琴筒、蛇皮、琴弓等基本结构是不容易被改变的。但就乐器工艺而言,形制在大同中存在的小异,却又是乐器在制作工艺中,技术工艺与艺术工艺提升的体现。就拿琴简的形制来说,可以是圆筒,可以是六角,也可以是前八后圆,大小也可以不一样。这些大同中存在的小异,让二胡制作富有趣味性。二胡制作也因不同材料的选用,让二胡的音色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而在听觉感受上得到新鲜感。但我们却又不得不承认,二胡工艺存在的许多瑕疵与缺点。例如,琴杆因为琴弦张力而容易弯曲变形,进而产生物理结构的变化。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请教过制作小提琴的老师,在那里我认识到这是个木头纹路安排的问题。他说,在制作琴杆时,不可以使用同一块木头进行裁切。必须将琴杆分为三块,左右两块与中间的木纹必须反向,那琴杆自然不会弯曲变形。虽然我没找一位制作二胡的老师尝试过这个理论,我也不知道这个理论是否可行。但我确定的是没有人这样做过(至少我没遇见过),我也确定,现在新制作的二胡十之八九都有琴杆弯曲的问题,只是情况严不严重罢了。我们再谈谈二胡的琴弓吧,就目前来看,二胡琴弓的制作,在选材的第一关就有品质不一良莠不齐,琴弓使用易变形、不耐用、使用寿命短等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与小提琴相比,好的小提琴琴弓因为比例完美,在力学上可以帮助演奏者轻松驾驭琴弓,让演奏者对于乐器的操作与掌握更容易,减少演奏时的生理负担。而且好的琴弓使用寿命长,只要定期更换弓毛,就可以继续使用,让演奏者无须经过一阵子就必须使用新的弓。像这些问题,都造成二胡在传播内容上的障碍。我们就更不用说,二胡演奏的敏感度、高音音量与力度难控制的问题了。想想,如果现在有一把保证不弯曲的琴杆,高音力度操控性佳,琴弦震动反应灵敏,琴弓弹性佳,弓毛品质优良的二胡,那会吸引多少演奏者更想好好地演奏二胡呢。
  (二)演奏技术
  演奏技术,内含着艺术表现的问题,涉及的层面广泛且多元,它使二胡的存在具有不可取代的价值,也使得二胡艺术得到广泛的传播回馈。举例来说,多年以来,二胡演奏家、教育家对于二胡音色的要求不断的提高,对于高难度技巧不断追求,并大量借鉴小提琴的技巧,提升二胡艺术表现的广度,让二胡在听觉上获得丰富多变的音色,也获得高度的技术满足感。不仅如此,在民间音乐的滋养下,二胡的音乐语汇富有浓郁的地域性色彩,这些地方语言配合着二胡优良的线性条件,让二胡将中国特有的音韵特色发挥到极致。例如滑音,就可以分大、小、前、后、快、慢、慢变快、快变慢、渐快、渐慢、突快、突慢、回转、圆、垫指滑音等等内容。这些内容配合运弓速度的快慢,又可以变化出无数的可能,这是其他乐器做不到的。我们再来谈谈二胡的揉弦,因为乐器形制的特殊性,让二胡揉弦幅度的大小、频率的快慢以及波形的尖扁圆钝都有极大的变化空间,这些变化艺术价值极高,感染力极强,深刻地感动视听大众,也让传播主体获得加乘效果。
  (三)作品质量
  作曲家专研乐器的技术、音色与语法,构思乐念,铺陈乐曲结构,创作旋律主题,让乐器有了说服力,也让乐器有了生命。在传播模式里,音乐作品像剧本一样,丰富乐器的内容,让乐器像演员一样,以各种姿态、各种情感、各种角色,出现在欣赏者面前,挑动欣赏者的听觉感官。因此,好的作品,像好剧本一样,可以激发潜藏在乐器中的能量,让乐器在舞台上绽放光芒产生聚焦性。假如乐器没有作品的加持,即使它有完美的物理构造与完美的比例,充其量,它不过是一件工艺品罢了。我们也可以说,乐器的存在是依附在作品存在而存在的。这时,作品的质够不够好,量够不够多,决定了乐器传播效应的好坏。不可讳言,小提琴、钢琴是当今世界上传播效应最佳的乐器。之所以如此,除了这两样乐器的乐器工艺、演奏技术都已发展至极度成熟之外,作曲家为这两样乐器创作的作品,从形式来看,涵盖了音乐史上所有可能出现的乐曲形式。从内容来看,涵盖了古典、浪漫、现代等各个时期的音乐语言。从数量来看,其乐谱出版品、录音出版品也是所有乐器之冠。它们拥有大量与优质的作品为后盾,在传播效应上得到强大的优势,也就理所当然了。
  我们再来看看二胡的作品,就目前来看,二胡因为具有抒情性、歌唱性、技术表现幅度宽广等优点,让作曲家们都喜欢把玩二胡,并选择二胡为他们的乐思代言。一百多年来,二胡创作的队伍具有一定规模,从刘天华以降,每个时期也都有代表性的作品产生。但,因为有限的数量,让二胡传播发声力道显得单薄。虽然如此,如果问我音乐作品质与量哪一个比较重要,我认为应该先重质,后重量。就拿《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来说吧,虽说小提琴的作品队伍中,不缺少梁祝,但我们却清楚看到这首作品的传播效应。我相信,有许多不接触古典音乐的听众,他们是因为这首作品,才有机会接触到小提琴的。一首曲子五十年,这五十年,小提琴已经披挂着《梁祝》的战袍,征服了许多听众。我们也可以说,这首作品为小提琴赢得了许多战利品。但人是善变的,人的感官很难一成不变地接受同样事物。《梁祝》不可能是小提琴的全部,小提琴艺术也不可能因为《梁祝》而占有今天的传播地位。因此,除了质之外,量的提升也是绝对必要的。
  二、传蟠形式与传播内容的比重
  传播形式简单讲就是传播的方式,传播的方式经由传播行为、传播管道产生了传播效应。二胡艺术除了主体内容的魅力之外,有效地掌握传播方式,让二胡获得更多群众的参与,我认为是二胡艺术发展的另一项重点。我们是否可以将二胡艺术视为一项产品,将它推销给群众。同时,又关照二胡艺术的本质,让它同时具有产品性、精神性与文化内涵,这些都是我们在讨论传播形式的时候,要关照的课题。
  传播行为指的是传播主体与人发生关系的方式。传播学理论认为传播主体(音乐)存在的基础正是音乐的传播;或者换个角度说,如果没有音乐的传播,就不会有音乐的存在。在音乐的动态结构中,人的音乐传播行为是促成该结构充满内在活力的基本条件(高兴2004:41)。传播行为是让音乐存在并且具有内在活力的一种模式,它让音乐的存在产生动能。个人认为,目前所有的传播行为与传播管道的选择,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界线的。网络的普及使传播知识与传播模式的模仿与学习是容易的。无论是有声出版、纸本出版、网络、电视、广播、活动、音乐会等等行为与管道,都是二胡艺术可以依附的传播模式。但是,我们如何在众多的传播行为与传播管道中,异军突起,让群众注意到二胡艺术的存在,同时又不会贬损二胡的艺术价值,反而是目前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举例来说,多年前的女子十二乐坊,其群众参与数量与涵盖的范围既多且广。我个人认为,十二女子乐坊的传播效应是良好的,她们获得前所未有的传播效果,她们吸引各种不同年龄层的群众参与二胡艺术的行列,让二胡的基本支持者数量倍增。我们再举台湾优人神鼓的例子,如果我们从音乐演奏的角度(团员们打鼓的水平)来看,这个团体的质量是不及格的,但就舞台表演而言,这个团体的传播效应是可以得高分的。这就好像十二女子乐坊一样,音乐内容有待商榷,但传播效应确是良好的。这是音乐取向与表演取向的问题,是群众化与专业化的问题。太专业,进入门槛高,一般民众望之却步;太通俗,内容不深刻,丧失艺术的主体价值。
  目前二胡艺术的传播方式,大多以欣赏(包括音乐会、影音资料出版、广播等)与学习(二胡演奏与教学)为主。欣赏人口与学习人口,当然是二胡传播的大宗。但我们应该注意,演奏是生理操作,欣赏是感性接收。演奏学习,因为对二胡艺术有深入的了解与认识,对二胡艺术较有忠诚度;但欣赏者,尤其被传媒效应吸引的欣赏者(像被女子十二乐坊吸引),他们对二胡会有忠诚度吗?这些人接触二胡的态度,就像时下年轻人接触流行歌曲一样,热头过了,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接触了。他们没有需求,他们不会品味,他们的欣赏处于被动状态;他们的欣赏是表层的,是初级的。这里我们再举钢琴为例子,一首钢琴作品,从作曲家的生平、创作乐念、创作动机、作品的时代背景、作品分析、重要演奏版本的演奏家介绍、演奏版本评论等等都有一系列可供参考的资料。这些资料将钢琴装点得百媚千姿、美艳动人且高深莫测。有这么多元与深入的资料做后盾,钢琴的欣赏者可以品味,可以把玩的内容也就多了,其传播效应自然是良好的。
  二胡作品,至今能有几首作品接受过像钢琴作品一样的待遇呢?我们就拿王建民先生的四首二胡狂想曲来说吧,这四首狂想曲在众多二胡作品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从第一首狂想曲诞生至今,也有不少关于这四首作品的研究与报告,但就数量与质量来看,虽然有少数几篇有分量之外,具有代表性的研究与评论是少的,更不用提有分量的演奏出版品了。再反观钢琴的研究者,早已把上述的问题视为研究、评论与炒作的焦点。参与钢琴传播的人,钻研着作曲家的生平、作品的创作背景、作品的内容。演奏家们不断地被神格化,让他们的出版品被追随者像宝藏一样地收藏着、品味着。这些都足以证明钢琴传播队伍的庞大,传播内容的多冗、精致与深入。因此,我们应该培养一群因为精神层面与二胡有共鸣的欣赏者(这些人可能完全不会演奏二胡),这群人因为认识二胡而喜欢二胡,因为深入了解二胡,对二胡有着割舍不下的爱。不过,在此前提下,我们应该先精致二胡艺术的内容。二胡的传播内容,就如前文所提,还有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这些问题是二胡艺术在传播时所欠缺的。想想,王建民的作品可以被研究、包装甚至炒作的内容有多少。这里再举《王建民二胡作品选集》中王建民在书的前言所说的:“在为二胡写作时,如何写好旋律是我感到最头痛的事,我常常面对谱纸苦思冥想半天乃至数日而一无所获。有时为一个主题而使自己处于茶饭不思和夜不能寐的地步。”(王建民2006:4)以上的内容是王建民创作的心路历程,看起来好像是他自己的事,但艺术作品都是作家经历呕心沥血、肠枯思竭、思维磨难、生理煎熬的结晶。我们分析、品味艺术成品的同时,更应该对于艺术品产生的过程有所了解,才能够与创作者的思维有着深层的互动。不过到目前为止,二胡作品中关于这方面的相关资料是少的,小提琴、钢琴在这方面的资料是丰富的,这也是值得我们再加把劲的。
  结论
  如果你问我,传播内容与传播形式何者为重,我认为内容重于形式。这就好像Appk公司的电脑与Apple的各项产品一样。Appk公司在市场上有那么多的话题,占尽媒体的各种版面,主要是因为他们产品的内容具有话题性,才让他们的宣传获得强力的支持。如果他们的产品不具人性化、便利性与实用性,那Apple团队想出什么样的宣传花招也无济于事的。我们再以西方古典音乐电台为例子,这些电台在各国都有,他们全天候、全年无休地大量播放西方古典音乐。古典的、浪漫的、当代的;歌乐的、器乐的;独奏的、重奏的、合奏的。各种派别,各种形式;甚至同一首作品有上百种版本可以比较。就我看,制作这类型节目的难度是低的,制作人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材料可以选用。在这种条件下,西方古典音乐挟带着广播收听的便利性,让他们所要传播的材料得以获得广大的回响。这就是在上文中,我一再举钢琴、小提琴为例子的原因了。
  读者,请原谅我在这篇文章中不断地长他人威风,不断地对二胡艺术提出检讨。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唯有让二胡的不完美变成完美,二胡才会是一个可以百年千年贩卖与传播的艺术品。二胡的客观条件是好的,二胡的艺术内容是具有分量的。不管二胡怎么来的,它现在已经是国乐器中的主流乐器了,要如何让二胡艺术的传播效应获得更大的效益,我想这才是本篇文章想要说的。(文/欧光勋 台湾花莲国立台南艺术大学中国音乐学系)
  参考文献:
  ①赵先政:《传播学视闽下戏曲艺术的传承与流播》,《文艺批评与理论》,第6期,2008。
  ②王建民:《王建民二胡作品集》,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
  ③高兴:《音乐的多维视角》,文化艺术出版社,2004年版。
分享到:
更多
民族打击乐
更多>>